你爱上的是一位伊卡洛斯,他飞得离太阳太近了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The Tomb of Love(上)

*ABO

为了1000粉点梗的车而写的梗,没有什么剧情,写的挺烂的我自己都很嫌弃(

凑合看

梗来自  @溜肩上滑滑梯 ,和之前900粉gn @潜水区 的点梗是重合的,就,一起写(



    二宫和也发现自己是个omega,是在十七岁的夏天。


    二宫和也发现自己其实喜欢自己的竹马相叶雅纪,也是在这个十七岁的夏天。


  

    前者被发现的过程很简单。就是放学的时候和相叶雅纪坐在一起等电车的时候,相叶雅纪原本一直还吵吵嚷嚷地不停地说着家里附近来的马戏团的规模看起来多大都有趣,兴趣缺缺的二宫和也在一旁不走心地点着头一边玩着游戏。然后突然二宫和也发现身边的人不说话了,于是奇怪地抬起头看他。谁知道相叶雅纪也正直直地盯着他,眼神里带着纯粹的疑惑。


    “你盯着我干嘛啊。”二宫和也感觉自己被盯得有哪里感觉不太舒服。


    “不是。”相叶雅纪凑近二宫和也的脖子深深地吸了口气,抬起头来眼神里的疑惑更加强烈了,“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你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像是……草莓奶油蛋糕一样甜甜的!”


    二宫和也觉得相叶雅纪可能是脑子又不对了:“哈?”


    “是真的啦。”相叶雅纪又凑了上来,无意识地用鼻子蹭了蹭二宫和也的后颈。二宫和也被触碰的一瞬间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浑身一软,幸好是坐着的,不然他觉得自己大概会直接瘫到地上去。


    然后认真上过生理教育课的二宫和也明白了,自己这是性别觉醒了。老师说过,omega的腺体是在后颈的位置,性别觉醒的时候会散发出信息素的味道。而腺体也是非常敏感的位置,特别是当被alpha触碰的时候。


    而相叶雅纪,好巧不巧是个上个月刚觉醒的alpha。


    所以自己这多半是个omega没跑了。



    而后者的发现过程也与之而来。那就是当相叶雅纪正埋在他脖子间出自他自己都不明白的alpha本能靠近omega的腺体的时候,用十七岁的少年变声完成的还带着青涩的沙哑又低沉的嗓音在他耳后闷闷地说了一句:“小和为什么要发出这样的味道呢?会弄得我很想一口吃掉你的。”



    二宫和也习惯性地想要开口吐槽他的白痴,但是他发现自己居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心脏跳动的飞快,从相叶雅纪气息打到的那一小片皮肤蔓延出来的触感像火一样烧灼。从耳后到耳尖,从耳尖到脸颊,如星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呼吸紧促,心率失调,还会不明不白地无法思考。


    这多半是喜欢上这个白痴没跑了。





    于是二宫和也其实是不想让相叶雅纪知道自己是个omega的。


    因为即使现在已经是性别平等的时代了,可是人们从潜意识上还是会觉得omega都是柔弱的,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那种。二宫和也不想被相叶雅纪这样看待。相叶雅纪知道了的话,可能再也不会叫他去打棒球,再也不会带他骑车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只为了看一眼马戏团的帐篷,再也不会拉着他到处乱窜……他一想到自己以前所熟悉的那一切,那自己觉得再日常不过的一切都将被世俗的成见打破,二宫和也就打内心里难受得慌。



    可是事情是瞒不住的。以二宫和相叶家的关系,任何消息的传达都从来不会慢。即使二宫和也再不想,相叶雅纪还是知道了。


    但二宫和也害怕发生的事情却并没有发生。相叶雅纪第二天依然生龙活虎地窜到他面前把他拽着就跑,似乎二宫和也是个omega的消息对于他来说完全不会对任何事情的看法有任何的改变。二宫和也依然是他从小长大的伙伴,以前是这样,现在依然没有改变。


    二宫和也感受着相叶雅纪攥着他的手的温度,突然鼻子一酸,眼泪冒了出来。



    他大概是没有办法不喜欢相叶雅纪了。那一刻他深深地明白着。





    这样一个暗恋的小秘密藏在二宫和也心里,一藏就是六年。


    相叶雅纪在这十年内也从未对他有任何态度的改变。他依旧会和他嬉笑打闹,依旧拽着他天南地北拔腿就跑,甚至会不避讳地和他谈起床底下的杂志和录像带。二宫和也坐在对面一脸的无奈,一巴掌糊到他脑门上:“多大的人了你。”


    这样一如既往的态度,二宫和也竟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作为一个omega,他大概会被家里人找到哪个他们觉得非常不错的alpha订婚,然后结婚,再在某一个时间点发情,被标记,然后奠定余生。


    就这样顺其自然下去大概也不错。


    大概。





    顺其自然的第一步来的并不算太慢。做足了作为一omega的宿命的心理准备的二宫和也在家里人和他说已经物色好订婚的人的时候,他并没有非常的惊讶或者排斥。


    “小和你快来看看!”二宫妈妈在下面兴奋地大叫,“哎呀这个可终于是谈妥了,你肯定会满意的。”


    “急什么啊,”二宫和也把游戏机放在房间里慢慢悠悠地晃下楼梯,“找到哪个金龟婿了啊那么激动。”


    二宫妈妈听起来和二宫爸爸正在兴奋地谈论什么,笑得大声到甚至没有人回二宫和也的话。二宫和也苦笑着摇了摇头,走了过去。


    桌面上放着一张折起来的纸。二宫和也明白这是什么。


    在这个生育率过低的国家,omega又作为稀缺资源,在二十五岁之前要以“为保障首次发情期安全”为由与另一位alpha绑定。而自从二宫和也的二十四岁生日过去之后,大概是因为和从来不把自己当omega的那位对门的alpha待久了,他也并没有太意识到自己就快要必须找到一位alpha才行了。


    不过倒也没事,二宫妈妈每天可乐意为了这件事操心了。


    二宫和也这样想着,坐到了两人旁边漫不经心地问:“所以是谁,我见过吗?”


    “你自己看看?”二宫妈妈挤眉弄眼地将纸向二宫和也手边推了推。


    二宫和也伸手拿起那张折起的纸,那一瞬间他不知为何,脑子里飞快地回闪着自己这二十年与相叶雅纪度过的时光。他想起他的脸,笑的时候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像是宝石一样闪闪发光。他回忆起他手心的温度,还有落日下拉着他向前方跑去的背影。就连鼻腔都充斥着一股清醒的草香——那是相叶雅纪信息素的味道。


    他明白张开这张纸后,他就将要失去这一些。没有alpha会想要自己的omega去整天回忆另一位alpha。二宫和也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比起抗拒他更愿意选择接受。


    展开这张纸,然后忘记相叶雅纪,你未来的这些记忆会由他来填充。二宫和也在脑海里暗暗告诉自己,深吸一口气,展开了纸。





    纸上的证件照中的相叶雅纪笑的灿烂又纯粹,像宝石一般,闪闪发光。






    因为家族传统的习俗,二宫和也自从知道自己的订婚对象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相叶雅纪。家里人开始忙碌地准备订婚仪式的相关事项,二宫和也就天天闷在楼上打游戏。


    当然这也只是表象。多数时间二宫和也都是在发呆。他展开纸看见相叶雅纪的脸的那一刻,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狂喜还是应该难过。


    他确实能够如愿以偿地与自己喜欢的人共度余生了,可相叶雅纪呢?

    他不能自私地,就这样夺走相叶雅纪的人生吧?




    于是在订婚仪式的当晚,二宫和也再一次见到相叶雅纪时,他第一句话就是:“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诶?”西装革履的相叶雅纪愣在了原地。


   “虽然订婚是家庭和法制的因素,但是我希望我们的观念能够超前一些。”二宫和也顿了一下,表情平静,“从此以后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够单纯地做朋友,你可以继续去寻找你喜欢的人我不会有任何意见,我也希望你能给我空间去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相叶雅纪像是一下子被太多信息量冲击得回不过神,愣了好半天,最终开口道:“诶……?如果小和想的话我是没意见啦。”


    二宫和也走上前抱住相叶雅纪,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现的阔达连自己都快要被骗到。


    “那么合作愉快。”二宫和也听见自己这样讲。




    订婚仪式按部就班,没有任何的新意。或许是因为两个人熟识太久,又或许是因为刚刚二宫和也那一番话,两个人在全程表现得无比的客气,就差没有用敬语相加了。


    “你先回去吧。”仪式结束后两人站在礼堂门口告别人群,二宫和也把口袋里两家人为他们准备的新房子的钥匙交给相叶雅纪道,“我……我去见个朋友。”


    “诶?可是那么晚了。”相叶雅纪担忧地看着二宫和也,“小和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二宫和也别过脸去不敢在看相叶雅纪温柔地担忧着的眼神,那样的情绪太过真实,他怕自己做了那么久的心理建设会在这几秒之内被瓦解:“没事,你先回去吧。”



    他没再回头,可是他可以感觉到相叶雅纪似乎是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才慢慢转头离开的。 


    感知不到相叶雅纪视线的那一瞬间,二宫和也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回头确认了一下,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见朋友什么的当然是骗人的话。不说会有哪个不长心的朋友会在友人订婚当晚约人出去,更重要的是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真的太过熟悉彼此了,他们之间根本不会存在对方不认识的朋友。


    这只是个蹩脚的理由,二宫和也不过是想要离开相叶雅纪一段时间。他知道自己需要冷静,需要向自己证明他真的可以做到自己和相叶雅纪说的那般冷漠和理智。


    夜晚的新宿充斥着灯红酒绿,真实与虚假在大街小巷之间碰撞又融合。omega敏感的嗅觉让他可以闻到哪个街角有爆发的信息素的味道,那大概是一些正在结合的alpha与omega,他们隐蔽在这个并不能隐藏任何东西的街道,发挥着人类最无用的欲望。


    这样的信息素的味道是糜烂的,只令二宫和也想要作呕。


    他突然开始怀念相叶雅纪的味道,那股青草的香味是那么清新,仿佛是一阵风,可以吹走所有的阴霾与不快。


    “我怎么又开始想他了,啧。”二宫和也恨铁不成钢地咂了下嘴,抬头一看发现面前正好是一块大大的霓虹招牌,上面写着梦之国度的字样。


    这年头也真的是连牛郎都能贩卖梦想了。二宫和也嗤笑一声,转身推开门走了进去。




    那至少给我一个梦吧,给我一个真实到让我相信自己可以理智面对相叶雅纪的梦。






    而此时思绪混乱的二宫和也并没能注意到,自己剧烈跳动发热的后颈腺体。


   

     这是omega发情前,最后的讯号。







评论 ( 37 )
热度 ( 4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