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doesn’t discriminate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兔与胡萝卜

营养师A x 影帝N

之前收录在本子里的

今天偶尔翻出来,就当是为了给自己留档了


1)

相叶雅纪是个营养师。


所谓的营养师,简单扼要地来说,就是一个应当代高级人士人种种不良生活习惯以及钱多到没处花的特性而诞生的职业。从定义上来说,是综合了厨师、保健师、医务、心理师、管理员等职业的特点于一身的新型工作种类。


用前辈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和保姆的区别,大概就是当发现顾客有缺钙的现象的时候,保姆会炖大骨汤而我们会拿出八瓶药片放到顾客面前。


相叶雅纪怯怯地举手:“可是我觉得大骨汤会更好一点诶。”


“那我觉得你可能更适合去做保姆。”前辈心平气和地为他打开门。...


正式询问一下!

如果我印危墙之下无料本放在深圳AO的摊位,有多少人想要!

用亲亲或者表白换的辣种🌝

评论扣1就好

谢谢大家啦💕

【相二】危墙之下(5)(R)

有学步车,谨慎观看


前文:1234


“二宫老师?”


二宫和也被这一声呼喊刷地从一些闪回的画面里拉了回来。“啊……怎么了?”二宫和也故作平静地应了一声,然而呼吸与心跳却急促到手指尖都在颤抖。他不敢抬头看相叶雅纪,他怕对上眼神的那一刹那就会把他拙劣的掩饰下埋藏的东西暴露得一干二净。


——即使不抬头看,二宫和也依然能够感觉到相叶雅纪现在到底靠得有多近。他能感受到少年滚烫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耳背与后颈,灼烧出一片疼痛和...

【相二】危墙之下(4)

年下paro

高中生A x 兼职家教N


前文:123


二宫和也第二天是被早晨的太阳晒醒过来的。


——即使已经是深秋了,顶着大早上的阳光还严严实实地盖着被子还是会被热醒的。


二宫和也扶着痛得快要裂开的头晃晃悠悠地从自己盖得整齐得诡异的被子里爬起来,宿醉的冲击让他直到脚趾间碰到冰凉的地板的那一刻才找回了一丝丝实感。


他扶着床沿坐了许久,才稍微把头脑中尖锐的刺痛与嗡鸣赶出去一些。然而随之而来的喉咙里的干涩让二宫和也忍不住咳了好几声,刚想起身去给自己倒杯水的时候,转头却看见了床头边放着的水杯。


二宫和也看着那个杯子愣了半晌,有些自我怀疑地伸手碰了一...

【相二】危墙之下(3)

年下paro

高中生A x 兼职家教N


前文:12


酒吧就坐落在二宫和也他们就读的音大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而二宫和也租的公寓也恰好是在这条巷子的对面,给把二宫和也送回去这件事情减少了不少的麻烦。


——谢天谢地这栋公寓还是有电梯的,不然即使是相叶雅纪这种精力充沛的高中生也没有办法保证能把一个成年男性搬到六楼去。


虽然二宫和也一般都是上门上课的,但是因为相叶雅纪家族比较庞大,偶尔也有几次因为类似于家里来了客人不太方便或者家里人都出去走亲戚之类的原因,相叶雅纪来过好几次二宫和也的住所来上课,所以也知道他住在哪。


今天也是恰巧因为家里人都去走亲戚了,相叶雅...

【相二】危墙之下(2)

年下paro

高中生A x 兼职家教N


前文:1


“听说你最近兼职的进展不错啊……”樱井翔活动着上了四个小时大课僵硬的脖子,发出了二宫和也坐在旁边都听得一清二楚的咔咔声,“——啊真的是人老了上不起这种大课了。”


二宫和也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一边收拾着自己桌上摊开的五六本谱子和笔记本一边惆怅道:“谁说不是呢,越是给那些小朋友上课就越觉得自己老了。”


“你就别嚷嚷了,就你这张脸走出去,今天你下去说自己是来参观的高中生都没人会怀疑。”


二宫和也听到这句突然想起来了:“对哦,今天就开放申请季预约参观了,我都把这事儿忘了。”


樱井翔终于把包收好了,背带往肩膀上一挎...

【相二】危墙之下(1)

年下paro

高中生A x 兼职家教N


“今天也要认真和二宫老师学习哦,”相叶妈妈放下饼干和牛奶起身的时候还不忘再和儿子叮嘱一次,然后收回严肃的表情对着二宫和也又鞠了一次躬,“那老师这孩子今天也麻烦您了。”


二宫和也也连忙站起身,朝着相叶妈妈鞠躬:“好的,我一定会尽力的。”


和蔼温柔的太太从门后消失的那一刻,二宫和也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随手从矮桌上抄起一个本子卷起来朝着自己学生的头就是重重一击:“看到没你妈妈那么关心你,还不好好跟我认真学。”


“好啦好啦,”相叶雅纪也收起了方才母亲在场时的乖学生的样子,大笑着一把夺过二宫和也手上的本子,“诶讲道理二宫老师,我哪次没有...

【相二】Tuesday(二)

1


2)


“你感觉还好吗?自己站得起来吗?”


二宫和也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知觉倒是已经恢复了。多半是因为一整天没有吃食物导致的低血糖,大问题倒也没有。


“那我扶你到沙发上坐一会休息一下吧。”相叶雅纪说着,将二宫和也的手臂架了起来,支撑着他挪动到了沙发旁。


直到陷入了软绵绵的坐垫之后二宫和也才感觉自己清醒了一些,他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试图把疼痛与酸胀祛除——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二宫和也叹了口气睁开眼睛,就直直地对上了对面蹲着的人一脸显而易见的担心。


“没事,大概只是低血糖,我坐一会就好了。”二宫和也安抚道,“谢谢你。”


“你想吃点什么吗?……啊,但是看...

有人去深圳AO吗🌚

诸位,我爱这位神仙老师。

yaro:

to三老师的赎罪图。来自她的《结》,欢迎戳进去自虐一下。我害怕看完它。

脑海里还一直回荡着silly。说起夏天就会想到浴衣,想到那个海岛,和欢呼着跳入海里的少年。哭哭。

 @三更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