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给你讲个故事吗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车库又重新封上了

有缘再见❤️

【相二】悲惨文学与经济崩溃(中)

nonno酒馆店员x作家paro


-

东京的天气从来没有所谓渐渐冷下来的过程,冬天的到来从来没有征兆。比起说是从北方奔流而下的寒流,更像是从地底喷涌出来的冷气。无法预警,猝不及防。


相叶雅纪缩着脖子一路小跑进店里,被从身后蹭着发梢溜进来的穿堂冷风吹得一个哆嗦。几乎是同一刻他听见了楼上穿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喷嚏,紧接着就是有人趿拉着脚步在地板上挪动起来,然后开始翻箱倒柜寻找什么的声音。


相叶雅纪过于专心地听着楼上的动静,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原地站了好一会了。距离开店时间还有半小时,他叹了口气,走到吧台后开始烧水泡茶。相叶雅纪望着咕嘟咕嘟开始冒泡的水面,又仔细听了听楼上逐渐安...

🎄

“你的眼睛。”


二宫和也没有反应过来,家里暖烘烘的暖气又让缩在沙发上的他有些犯困。他打了个哈欠,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我说你的眼睛。”相叶雅纪瘦长的半个身体都摊在地摊上,披着毛毯上半身挂在沙发垫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二宫和也的眼睛,“他们以前都说你的眼睛和我们的都不一样,我还没怎么感觉到。”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眼睛。”

“不一样。”相叶雅纪煞有其事地摇摇头,伸出手在空气里比画了一通,“你看,我们的眼睛都是黑黑棕棕的一团,你的是那种——透明的黑黑棕棕。”

二宫和也闻言又打了个哈欠,顺带附赠了一个极其不屑的白眼:“敢情你在这想半天了就想了这个?”

“不啊,我刚刚挂星星灯的时...

【相二】悲剧文学与经济崩溃(上)

nonno酒馆店员x作家paro


“悲剧艺术的创作巅峰往往是每次经济受到重创的数十年后。”

-


二宫和也其实醒了很久了,约莫半小时。他仰面躺在不足一米宽的小床上,失焦地望着被楼上来往脚步挤压而不住晃动的灯泡。就这样躺着,一动不动,除去偶尔眨动的眼睛与起伏的胸脯,颇像一具血肉鲜活的尸体。


房间在一间小酒馆的二楼。说是房间,其实也不过横竖迈不出十步的一小隅空间。加上二十四小时不曾停歇的踩踏吱呀声,终年失修的木地板连聊胜于无的效果都没有。于是楼下上演的一幕幕世俗戏剧都总能一字不漏地传到这位楼上的住客耳朵里:两条街区外的井上太太一下子生了三个孩子,其中一个天生耳聋;划拳的男人在...

子博关了

希望我们都能be found

10.10更新

最后一个问题是我这次回答里最满意的骚话

【相二/哨向】烬与尘(3)

-


##Chapter 3


二宫和也打开天台门的时候,松本润刚好射出第一发子弹。随着对面大楼的一扇玻璃被击碎的清脆声音,站在隔着几百米远的另一栋楼上二宫和也都能清楚地听见里头爆发出的尖叫和兵荒马乱的嘈杂。


“听说你在跟一个向导走私的案子?”松本润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回头,连眼睛都甚至没有从狙击倍镜上挪开。他单膝跪在地上,看上去似乎有些随意的样子。可仔细看他露出的小臂和脚踝会发现,青年身上每一根肌肉都正紧绷着,宛若一根崩紧了的弦一般锐利。


二宫和也走过去踹开地上的弹壳,蹲在了狙击手旁边:“说和你说的,风间?”


“我还以为这种正义伙伴的事情都是归大哨塔做的。你也...

【相二/哨向】烬与尘(1-2)

*哨向

*之前的Seven,换了一个更贴切的题目

*总和修改了一下前两章,一小时内发第三章


人类从灰烬中诞生,于尘埃中沉睡。只有当坠入爱河时我们才会苏醒。

我或重生于你的爱,或在无边的沉寂中死去。


——<烬与尘 Dust and Ashes>


<<<<<<<<<<<<<


##Chapter 1


“Gate4,ZoneB。扫描结束,一切正常。”


这是二宫和也从昏迷中剥夺回第一丝认知时听清的第一句话。


他还没能完全睁开眼睛,可是已...

“弗雷格悖论中曾指出过,语⾔拥有含义(sense)与指称(reference)的双面性。

“举例来讲的话:金星能被称为“启明星”和“长庚星”,这两个都是它的指称。可因为含义不不同,所以前者只能形容它于黎明以前,⽽后者则只指它于黄昏之后。

“又比如说,当我声称我爱你时,它仅仅能作为我对你感情的指称,⽽我却无法表达它背后种种的含义。例如我有多么为你的可爱而打动;例如我不满⾜于只同你道晚安,也奢求成为早晨同你道早安的⼈。”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