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your wildest dreams will come true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10.10更新

最后一个问题是我这次回答里最满意的骚话

质问箱链接

很久没来了,想和你们聊聊天

【相二/哨向】烬与尘(3)

-


##Chapter 3


二宫和也打开天台门的时候,松本润刚好射出第一发子弹。随着对面大楼的一扇玻璃被击碎的清脆声音,站在隔着几百米远的另一栋楼上二宫和也都能清楚地听见里头爆发出的尖叫和兵荒马乱的嘈杂。


“听说你在跟一个向导走私的案子?”松本润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回头,连眼睛都甚至没有从狙击倍镜上挪开。他单膝跪在地上,看上去似乎有些随意的样子。可仔细看他露出的小臂和脚踝会发现,青年身上每一根肌肉都正紧绷着,宛若一根崩紧了的弦一般锐利。


二宫和也走过去踹开地上的弹壳,蹲在了狙击手旁边:“说和你说的,风间?”


“我还以为这种正义伙伴的事情都是归大哨塔做的。你也...

【相二/哨向】烬与尘(1-2)

*哨向

*之前的Seven,换了一个更贴切的题目

*总和修改了一下前两章,一小时内发第三章


人类从灰烬中诞生,于尘埃中沉睡。只有当坠入爱河时我们才会苏醒。

我或重生于你的爱,或在无边的沉寂中死去。


——<烬与尘 Dust and Ashes>


<<<<<<<<<<<<<


##Chapter 1


“Gate4,ZoneB。扫描结束,一切正常。”


这是二宫和也从昏迷中剥夺回第一丝认知时听清的第一句话。


他还没能完全睁开眼睛,可是已...

“弗雷格悖论中曾指出过,语⾔拥有含义(sense)与指称(reference)的双面性。

“举例来讲的话:金星能被称为“启明星”和“长庚星”,这两个都是它的指称。可因为含义不不同,所以前者只能形容它于黎明以前,⽽后者则只指它于黄昏之后。

“又比如说,当我声称我爱你时,它仅仅能作为我对你感情的指称,⽽我却无法表达它背后种种的含义。例如我有多么为你的可爱而打动;例如我不满⾜于只同你道晚安,也奢求成为早晨同你道早安的⼈。”

我简单说几件事情

1. 如果我突然发了一些奇怪的照片,是因为我的lofter和ins绑定了还没法解绑。如果看到照片不要管或者告诉我删掉就好

2. 虽然很感谢大家喜欢但是我的所有文章和内容都禁止转载,之前的文章没有办法一个一个设置禁止转载了所以希望大家配合一下和谐你我他

3. 今晚或者明天会更新

over。

【相二】卑劣爱情(中)

*恋哭癖paro

(上)


     凌晨两点半,相叶雅纪还没能睡着。或者说他没能睡。


    不速之客占领了他窄小的床铺。从把他搬上床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三个小时了。可相叶雅纪没有想要挪开的意思,他只静静蹲在那里,任凭腿脚上细细密密的麻痒刺痛变成麻木。


    他伸出手去碰二宫和也在寡淡的月光里竖起的一小根细碎的头发,像是被光点吸引的猫,轻轻地碰一下,旋即又弹开来。触电的错觉在空气里炸开虚无的烟花,相叶雅纪的眼睛被这烟花照亮,笑了起来。...


【相二】卑劣爱情(上)

恋哭癖paro

整合修改了一下,后半部分明天晚上发


Summary:『我热爱你的眼泪,而并非你的悲伤。』

-----------------------------


    “相叶雅纪先生。”


    相叶雅纪沉默地举手示意,从低空气里头压抑小声的啜泣之中站起身来。他理了理坐的有许些发皱的外衣,上面沾上了许些坐在旁边妇人劣质黑皮毛衣裳上落下来的绒毛。相叶雅纪象征性地拍了拍——没能震下去哪怕一分一毫。他拾起座位上的花束,庄重地向灵位前走去、站定鞠了三躬,又恭恭敬敬地把花束安稳地摆在之前人堆积起的...

【相二】情书一则

写给芋的g文

没get到她的点梗写错了感到非常抱歉,我爱她

-------------------------------------------


二宫先生敬启:


见信好。


说起来有些羞于启齿,可仅仅是以上寥寥两行,就已经让我从日落写到了几近天明。因为我实在是无法克制自己的思绪,每当我的笔尖落在纸上,我就会开始千千万万回地在我的脑海里构想你打开信箱看到这封信时的画面。我想你会怎样打开信箱,会用怎样的表情将这封信取出来。


“这是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写信”,我想你会这样说;我又想你会笑的,可我不笃定那会是快乐的还是讽刺的,或者两者兼备。


不论是哪一种,我都会嫉妒是这...

【相二】八月二日

在我年少时,一切却已经太晚。

——Marguerite Duras <The Lover>


<<<<<<<<<<<<<<<


七月二十七日


傍晚时下起了小雨。拉莫山脉的泥土是软质的,即使只有星星点点的雨都会使表层变得泥泞。每一脚下去像是踏进了腐臭的血肉,抬腿时溅到裤腿上的污点也令人心情烦躁。在横山怨天怨地地哀嚎第二十次的时候,我终于决定不再在这样令人不愉快的情境下继续带领我人民前行。


我们距离山顶已经不远了。从这个角度望去能见着一部分的瓦顶与城墙,如果不...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