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Clair de Lune

逆哨向,向导A x 哨兵N

对于哨兵向导这个设定的了解并不多,全靠一边google一边写,依旧是七分靠蒙三分靠扯,如果有什么bug的地方请不要深究


0)

    Votre âme est un paysage choisi.   

    {你的灵魂拥有别致的风光。}


1)

    北极圈内的西伯利亚天气凌冽得像是另一个极端的阿鼻地狱。冷风有如磨得锃亮的利刃,从天际远远地挟着碎冰碴子旋飞着一刀一刀地剐。因为入夜后骤...

一个谁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机密印调

25号截止

26-27拍付链接有效日

【相二】Formulaic Love 程序式恋爱

机器人paro

本子里未公开的一篇,今天场贩也结束了就发一下吧

AO遇到的你们都太可爱啦


1)


“先生您好,这是您的快递。”打开门时看到的就是站在门口扶着身旁比自己高上好几厘米的快递员礼貌地微笑。


“……我不记得我有买什么东西。”被打断了理应奉献给无尽睡眠的周末早晨的二宫和也睡眼惺忪一脸不耐烦。


“您确认吗?”快递员从箱子上撕下快递底单对着确认道,“B栋7A,应该是您的地址没有错。寄件人是……叫做松本润。您认识吗?”


二宫和也望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的箱子欲言又止,从门里探出身子甚至不太带尝试性地抬了抬箱子——纹丝不动,最终点头侧过身:“帮我搬进来吧。啊,推...

【相二】演绎法则(二)

前文:1

啊,这种无脑瞎几把写的感觉真好(ntm

破镜重圆老梗,并没有写出什么新意


    “那我来讲一下接下来要拍的这段戏。”导演完全没有察觉到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有什么异样,语气轻快地讲着戏,“二宫先从这里骑车出去,等到cue点相叶从这里出发追上去。看清楚前面的机位……”


    导演讲的起劲,二宫和也却有点集中不了精神。相叶雅纪站在一起的感觉太过久违,隔了几寸的距离传来的热度波让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他回想着刚刚打招呼的时候相叶雅纪的反应,完全没有惊讶的感觉,多半是知道自己要来的。原本以为...

【相二】失爱症

*意识流瞎写写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死了。』


  <<<<<<<<<<《失爱症》>>>>>>>>>>>


一)


    相叶雅纪听完这话,笑着摇摇头,伸手捏了捏二宫和也一本正经的脸。


    『你需要喝点水吗?』...

【相二】Reward 奖赏(R)

眼罩+监禁+bondage

车速很快很忐忑,原本打算放小号的

希望不要被挂

不接受的就别点开

AO3逛多了就会想到这种奇怪的paro,不要逛

以上是三点人生忠告


嘘,不要怕


【相二】演绎法则(一)

碎片时间摸鱼式瞎写

不会长,大概


    二宫和也接这个剧本的时候,从来没有预料过会在这里见到相叶雅纪。


   “来来来二宫你认识一下,”导演热情洋溢地把晚进组了几天的二宫和也拉进了一旁的监听帐篷里,拍了拍正背对着他们看着屏幕确认刚才拍摄画面的人的背,“你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啊,你好。”被突然拍到的人急忙转过来伸出了手,“我是饰演冈崎的相叶雅纪,久仰大名。”


     二宫和也看着那张再熟悉...

未公开试阅

预售地址点这里

今天是最后一天啦,今晚12:00截止预售

未公开和之前公布的题目有点不一样,有一篇更换


《Formulaic love》[AI设定]


二宫和也迷惑地把手伸了出去,下一秒就被相叶比他大了一整圈的手包裹住。他突然有点嫉妒相叶,能有被配备出来的最好看的身材和脸,就连手都能被设定得那么好看。

“喂你想干什么啦。”大概有那么十多年没有被人握住过的手,此时感到了非常奇妙的不适。

“不要动哦,就一小会。”相叶弯着眼睛看着二宫和也笑着说,手上攥得更紧了一些。

二宫和也望着那双盛满明明是数字化合成的感情的眼睛,突然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作为一个机器人,相叶的皮...

预售地址:链接点这里




*J禁P禁



刊名:夜半三更



CP相叶雅纪x二宫和也



分级:全年龄


页数:170P↑↓


尺寸:A5


封面画手:Ele电 @有笃少女 


内页插画:吃笃竽  @吃笃竽 


预售时间:6月28日—7月6日


发货日期:7月10日左右发出


现场发售:上海AO A10摊位



内容:


已公开


反向同化


双向命题


异乡旅人


Mi Amore


三秒前死去的你


Siren


一见钟情这件事

【相二】酒后醉中

原本打算放进本子未公开的,想想还是不放了

顺便给自己打个广告,小料本绝赞通贩中:点这里


    门铃催命一样地响起的时候,相叶雅纪正刚结束他一天之中最重要使命一般的泡澡。


    门铃声响得急促又焦虑,一声的余音还没落就被另一声埋过去。相叶雅纪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样风格的门铃了——自从来到东京之后,不论是朋友还是快递员按门铃都是慢条斯理文质彬彬的,如同这个城市一般礼貌而疏远。


    “来啦来啦!”他一边不知道喊给谁听一边急匆匆地披上浴...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