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上的是一位伊卡洛斯,他飞得离太阳太近了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竹马相二】Mi Amore

*现实向注意

*是个情人节贺文,是个小甜饼

*有车,我过两天开完另外放,小朋友别整天想着吃肉,对肠胃不好【痛心疾首

*过什么情人节,是竹马不够齁还是怎么的【摊手



    二宫和也的字典里,不可理喻的事情这一个分类之中有一项就是“情人节”。


    二月中旬的东京天气依旧寒冷,身边的小姑娘却一个个都光着腿穿着小短裙,恨不得把自己打扮得像是在酷暑中一样。她们娇嗲嗲地挽着男朋友的手从新宿的街头走过,明明是自己挑来挑去从柜子里选出来的裙子,现在却跺着脚扯着男朋友的袖子说着什么“哎呀今天没想到会那么冷,穿太少了现在冷的都不行了啦。”并以男孩子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给她一个拥抱甚至是亲吻结束这场定局一般的闹剧。


     真是不能理解。二宫和也路过的时候看见女孩子被新宿街头的粉色霓虹灯照亮成恋爱的色泽,而男孩子明明冷的脸都僵了还满面笑容的时候,心里如是想到。


     二宫和也把围巾拉高了一些,即使他现在戴着能遮住半张脸的口罩和大大的黑框眼镜,走在这样的拥挤的人群中还是习惯性的会有些害怕被认出来。他低着头快走了几步,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的橱窗前站着一个奇怪的戴着口罩和毛线帽的高个子腿长长的打扮得时尚度超高的男性在冲着他大力地挥手,手摆动的幅度让二宫和也觉得自己下一秒他就算刷地一下蹦起来也不算奇怪。



    顺便一提,二宫和也字典里不可理喻这个分类里排在第一项的词,是相叶雅纪。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一点作为偶像的自觉。二宫和也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加紧脚步三步快走两步跑地走到了相叶雅纪面前,赶紧伸出手想把相叶雅纪举得高高的手臂捞下来。结果伸出手才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身高并不允许自己碰到他的手,想都没想就蹦了一下,总算是够着了相叶雅纪戴着半指手套的手拉了下来。


    然后相叶雅纪就顺势一般自然地,反手扣住了他的手指。还像是确认他冷不冷一般地用没有被手套罩住的指腹摩挲了几下二宫和也的手心,感受到一丝冰凉之后又不容抗拒般地紧紧地扣住了他的手。


    二宫和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机警地转头看了看四周。


    “没事的,かず。”相叶雅纪的声音透过口罩有点闷闷的,二宫和也却觉得像是不容置否温柔也随之共响了,“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们的。”


    二宫和也叹了一口气,伸出另一只手把相叶雅纪的帽子又拉低了一些:“你倒是有一点身为杰尼斯的自觉好不好,super idol相叶君。”



    而另一只手却紧紧地回握住了相叶雅纪的手。



     抬起头的二宫和也不出意料地看到了相叶雅纪笑的眼白都出走了的眼睛明明被口罩遮挡在后面却又清晰可见的笑得咧开的嘴角。“傻子吗你?”二宫和也置气般地将相叶雅纪的毛线帽狠狠地向下一拉,遮住了他的那双笑的傻里傻气的眼睛。


    然而相叶雅纪愈发明朗地笑,随意地向上拉了拉自己的帽子,扯着二宫和也就向路上走去。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在一起这件事情,谁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谁对于这样的开始都不会感到意外。


    或许是vs岚上giant倒下来时相叶雅纪下意识地护住二宫和也的时候,或许是模拟告白用小拇指画笑脸的时候,或许是他们那千千万万个默契地对视而笑的瞬间,又或许是更早,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那段只属于他们的记忆的某一个时间点中的事情。


    熟悉他们的人都明白,他们之间有着太过令人无法插足的氛围,二十年沉淀的人生过半的陪伴使得他们就算在这漫长的时间中任意一个瞬间任何一个眼神交错中确认了彼此的心意也不足为过。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之间无需那些确认交往的俗套仪式。因为他们曾有二十年的时间,向彼此无声地奉上了最为长情而浪漫的告白。


    所以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一起这件事,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相叶雅纪还因此抱怨过根本没有纪念日可以过。


    可他们也太明白了,如果他们要去计算纪念日,那么一年到头三百六十五天大概都有能纪念的事,又怎么会少这区区一个呢?

    


    “大冷天的跑到外面来你说相叶雅纪你想做什么?”二宫和也被相叶雅纪拉着在新宿情人节夜晚稍嫌拥挤的街道中慢慢地走着——相叶雅纪说的对,这么多人的街道,更何况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爱情之中,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两个不起眼的脸都看不见的男人牵着手在人群中穿过。


   “かず,我跟你说个事你不要生气好不好。”相叶雅纪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特别严肃,搞得二宫和也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停下脚步紧紧地攥着相叶雅纪的手皱着眉一脸如临大敌地问道:


    “你把银行卡刷爆了?????”


    相叶雅纪噗地笑了出来——二宫和也怀疑他这一笑把鼻涕泡该喷到口罩上了:”没有啦,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是什么形象啊。”


    二宫和也真真地松了一口气:“哦那你说吧。”


    “其实我,”相叶雅纪深吸了一口气,“我不喜欢かず这次的solo。”


    “哈?”二宫和也不明所以。


    相叶雅纪像是生怕二宫和也下一秒就要生气了一样手忙脚乱地解释:“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的!这个solo歌特别好听舞蹈也特别帅!かず表演的特别好真的真的!特别帅气的!”


    二宫和也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


    “可是啊我下一个出场之前在后台看着かず表演这首歌的时候,就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你的背影那么难过,感觉你好孤独好悲伤,像是要哭了一样。”相叶雅纪揉了揉自己的毛线帽,耷拉着眼睛可怜兮兮的说。


    二宫和也摊手:“这说明我的表演表现力出来了啊,是好事嘛。”


    “是这样没错可是,かず你知道吗。


    相叶雅纪突然转过身,张开手,然后猝不及防地紧紧地抱住了二宫和也。在新宿闪耀的店铺霓虹灯与树枝上挂着的装饰用粉色彩灯串混杂的颜色乱七八糟的光下,相叶雅纪像是要将自己的心脏都揉进对方胸口一般的力度紧紧地抱住了他的恋人。



    “看到那样的你,我真的真的很想冲上台去,撞开那些伴舞,把你从单独的那一束聚光灯里拉出来,然后像这样抱住你。”


    相叶雅纪俯在二宫和也耳边,声音闷闷地像是很委屈一样:“明明有我陪着的かず不应该像那样让人感到悲伤和寂寞的。”


    二宫和也嗤地笑了,推开相叶雅纪隔着口罩捏了捏他的脸:“你多大人了啊,那只是表演而已呀。”


    相叶雅纪眉眼耷拉着:“可是这是真的,我在junior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你,我就觉得这个小孩看起来好难过啊,我一定要去陪着他让他再也不会难过。”


    夜风路过了这条街道,卷起地上来不及被清扫的枯叶,他们旋转着在空中与光同尘飘舞着。薄雾与浓云遮盖了月光,混合着晦暗的冷色碰撞上新宿不夜的亮。它们在夜空相逢,发出寂静而振聋发聩的的巨响。人们牵着手说笑着前行并不所知,可二宫和也突然想要亲吻他的恋人。


    于是他这么做了。他踮起脚尖,隔着口罩亲吻了相叶雅纪隔着口罩的唇。


    “那么恭喜你相叶雅纪先生,你见证了你梦想的实现。”



    虽然没过几秒钟二宫和也就后悔了,今天大概是真的被相叶雅纪奇妙的天然气场给影响了,搞得他也变得没有警惕了居然在大街上吻了相叶雅纪——虽然他们捂的严严实实基本也没人能看出来。


    但是相叶雅纪是从脸上就能显而易见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欣喜若狂,一个蹦跶就想把二宫和也揽过来继续这个吻,也不出意料的三步之外就被二宫和也一脚踹开了。相叶雅纪一脸委屈巴拉地揉着自己的腿嘟囔道:“明明是你自己先亲的来着。”


    二宫和也在镜片后翻了个白眼:“我先开始不意味着你可以继续好吗?”



    相叶雅纪并没有在这个打击里沉浸太久,不过多久就又恢复一副活蹦乱跳的样子扯着二宫和也往前走了。二宫和也问了好几次他要去哪他都不回答,也索性不问了。感受着半指手套下的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传来的温度与指尖渡来的脉搏的跳动,二宫和也莫名其妙地有点心跳加速。


    完蛋了,这不就和那些不可理喻的恋爱中的小姑娘似的了吗。


    “到了到了!”没等二宫和也在内心把自己数落完,相叶雅纪就兴奋地打断了他,然后将他拉进店铺拐角的小巷里拍了拍他的肩膀,“かず你就在这里等我哦,这里没有人比较安全,我马上拿了东西就来找你!”说完便一溜烟地跑了。


    所以说啊。二宫和也扯了扯自己被相叶雅纪拍掉下去的外套领子,笑着叹了口气。所以说这个人不可理喻嘛。


    所以我偶尔也变成不可理喻的人,感觉似乎也不错?



    相叶雅纪确实遵守了诺言,没一会就跑回来了。这回他手上又多了什么东西,跑起来歪七扭八的,看起来滑稽极了。他举起手里的盒子,献宝似的一脸兴奋:“かず你看我买到了什么!”


    “这是什么?蛋糕?”二宫和也打量了一下那个并不算太大的用缎带包裹起来的盒子。


    “对啦!bingbon!”相叶雅纪自带音效地给了二宫和也一个正答,“上次在录嵐にしあがれ的时候就想买个来一起吃啦,这次好不容易拿到了预定券就买了!”


     然后又从一个纸袋里拿出一块用塑料包装包裹着的一小块奶油草莓蛋糕:“你看!老板还送我们了一块切好的当赠品!他人超好的对吧。”


    二宫和也啧啧地说:“你看看你真的是幼稚园都还没毕业啊,一块蛋糕就能把你收买你也真行啊你。”


    相叶雅纪嘿嘿地笑,把蛋糕盒递给二宫和也让他拿着,然后趁二宫和也两手捧着盒子没有空余的时候,伸出手拉下了二宫和也的口罩,用小叉子分了一大块蛋糕塞到二宫和也嘴里。


    “甜吗?”相叶雅纪笑的眼睛亮晶晶的。


    二宫和也被猝不及防塞了一大口蛋糕,嚼都来不及嚼更不可能回答他了,于是只能用一双剐人的眼神瞪着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看着瞪着眼睛两腮鼓鼓地嚼着蛋糕的二宫和也,脸因为被口罩捂了半天变得红扑扑的,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かず现在好可爱啊,像是蛋糕上的草莓那样,红红的。”


    二宫和也这边是好不容易咽下去了一半蛋糕,听到这句耳朵蹭地就红了,含糊不清地抱怨:“什么鬼比喻啊你这个是。”



    不等他完全把嘴里清空蹦出更多小尖嗓的嘲讽之前,相叶雅纪决定让他彻底闭嘴。


    他也扯下自己的口罩,弯下腰带着被捂出来的热气吻上了二宫和也沾着奶油的唇。用舌尖灵活地撬开二宫和也的牙关在他的口腔内扫了一圈。心满意足地抬起头笑着说:“果然是甜的。”


    二宫和也哪想得到他能来这一招啊,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一把把自己的口罩拉上去又一把把相叶雅纪的口罩拉上去,一拳把相叶雅纪怼出了小巷。




     “気持ち悪い!!!!”



车在这http://amnosarasick.lofter.com/post/31f039_e860825



#祝大家度过一个愉快的不被虐狗的情人节#

评论 ( 22 )
热度 ( 3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