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doesn’t discriminate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久别经年(7)(R)

前文:1-34-56


柒/


    他们第一次做爱是在一个兀然的雨天。



    九月的夏秋相交的这样一个青黄不接的时节,让人实在捉摸不透天气,不知道如何是好。多半上天也是这样想,于是便不如干脆下一场雨。


    十九岁的相叶雅纪坐在窗边正帮家里的港口对着账,抬头便看见乌云挟着狂风从北边翻滚着卷来,不一会天就猛地阴沉了下去,暴雨如同要冲刷掉这个城市上笼罩的灰霾与肮脏一般骤然落下。可那是从北边来的雨,水里夹着血与灰,反倒泼得这一隅城变得更加不堪。



    二宫和也是随着这场不堪的雨来的。


    相叶雅纪听见急促的敲门声匆忙拿起雨伞跑到前院打开门时,一下子就撞上了一双在湿透了蜿蜒滴着水的黏在额头上的发丝下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相叶雅纪完全无法想象二宫和也冒着这么大的雨到底是从多远的地方跑来的,看着那双沾满了泥点的裤腿和几乎半透明地黏着在皮肤上的衬衫,相叶雅纪就觉得自己的呼吸一窒,心脏一收一缩地疼。


    “小和??你怎么不打伞呀这么大的雨……”相叶雅纪根本来不及想得更多,赶紧把二宫和也拉到了自己的伞下,拔腿就拉着他往自己屋里跑去,“哎呀快过来。”


    二宫和也被拉到温暖干燥的室内甚至还不来得及回话,就被相叶雅纪一张大毛巾蒙了一脸,像是从前给狗擦毛一般胡乱地被揉了好半天。期间只能模模糊糊地听见他蒙在毛巾里头闷闷地解释道:“去城西给王先生送书单了,谁知道这半路会下那么大的雨……也是命差这一路上居然也没遇到个能避雨的地方……就只能先冲回来了……方才敲门我自家又没人应只能来找你……” 


    大概是这么个事儿,但相叶雅纪此时一心之集中在二宫和也全身湿透了会不会着凉这件事情上,胡乱用毛巾试图弄干这个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人也就只听进去了个只言片语。


     “相叶雅纪你想把我闷死吗?”好一会之后二宫和也从毛巾里叹了口气,闷闷地说。


    “啊啊抱歉抱歉。”相叶雅纪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把毛巾往后头扯了扯露出了二宫和也的脸。


    虽然擦了也有那么一会了,但是终究也只是把头发擦得略干燥而蓬松罢了。身上的衣服依旧湿的彻底,黏黏糊糊地粘在身上。相叶雅纪看着被湿透的裤子勾勒出来的那两条腿,这么一看空荡荡的部分变得更加显而易见,而下面包裹的那双腿则细得让人心疼。二宫和也青春期是有那么一段时间长势还是喜人的,然而过了不一会就停了,个子没再变高过,身材也一直就这样白皙又纤细。相叶雅纪想起叔父从海外带来的绘本,里面写的不会变老不会长大的精灵,约莫就是二宫和也这样吧。


    “喂,”二宫和也不满地把身上披的被相叶雅纪堆得乱七八糟的毛巾往后拢了拢,“你又发什么呆啊。”


     这一拢不得了。相叶雅纪看着半透明的白衬衫下勾勒出来的起伏着的肉体线条,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这也实在怪不了相叶雅纪。两个人在几年前的一个猝不及防的吻之后就一直处于着一种不明不白的关系状态里,而后不说别的了,连接吻都没有再几次。而这个年纪又正在年轻气盛,弄得相叶雅纪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晚上在脑子里描画对门人的每一分线条,指望着以此去做一些不能为人道的梦。


     二宫和也好像也是注意到了相叶雅纪的视线一般,突然停住了抱怨,瘪瘪嘴红着耳朵把自己又往相叶雅纪的座椅里蜷了几分。


    相叶雅纪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东西,赶紧惊慌地摆手道:“啊啊啊不是不是……小和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啊啊啊那个什么……”


    二宫和也咬咬唇下定决心般张开手,抬起眼睛看着相叶雅纪道:“我冷。”


    “……诶……诶?”相叶雅纪看着这个索取拥抱的动作,愣了一下,但是身体还是下意识地俯下身搂住了二宫和也。


    哪能料到二宫和也下一秒就一个附身就把相叶雅纪反着压倒了对面的床上。湿透了的裤子透过布料传过来的温度冰得令人颤栗,可现在相叶雅纪已经完全感受不到了。他就看着自己日夜肖想的对象跨坐在自己身上,伸手解自己的衣扣。


    相叶雅纪看到二宫和也的眼睛,湿漉漉的闪着光。刚刚那场雨一定很大,才能把他的眼睛都淋成这样的色泽。相叶雅纪这样想着,伸手握住了二宫和也试图解开他衣扣的手。



     二宫和也的手很冰,发着抖。


     相叶雅纪一下子心就化了,心痛得不行。还来不及让他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二宫和也就脱力一般地埋到了他的颈窝里,声音沙哑又模糊地道:“不要拒绝我……相叶雅纪……不要拒绝我好不好……”



有人说看不到这个外链所以我还是打算把它打长一些好了





评论 ( 31 )
热度 ( 3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