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doesn’t discriminate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结

*点梗,虽然点梗的人只给了我一个眼神的图,但是我刚好就把这个我想写了很久的梗写了

*因为在我脑子里大概有那么四五年了,我都已经忘了这是我在哪里看到的别人写过的梗还是我自己想的了,撞梗致歉





1)


    当二宫和也慢慢睁开眼的时候,周身环绕着的是一片晦暗的黑。


    还没能把视线放清明的二宫和也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被绑架了。毕竟现在自己根本回想不起来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前因后果,更何况自己本身就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之中。


    当了偶像这么多年,也终于要被绑架一回了吗。多好啊人生更精彩一些,这波算算也不亏。



    而当他转头看清了旁边同样一脸懵的人是相叶雅纪之后,他立刻就打消了被绑架这个念头——绑架这个傻子多亏啊,更何况谁能绑的住他?狮子还是袋鼠?


    相叶雅纪揉了揉眼睛,不像是从昏迷中醒来反而像是睡了一觉一般的睡眼惺忪,他看清了眼前的人之后嘿嘿一笑:“诶小和你也在这啊?”


    “说话的方式也太奇怪了吧你。”二宫和也一巴掌糊到傻笑的相叶雅纪脑门上,“说得好像你知道这是哪里一样。”


    “诶……诶?这是哪里啊?”相叶雅纪好像这才想起来看看周围一般上下左右地环顾着。



    而二宫和也的眼睛也这才渐渐适应了黑暗,看清了周遭的环境。这是一间全封闭的屋子,四面八方都是黑色的墙壁,甚至没有窗子和门。


    不是吧。二宫和也站起来沿着墙壁走了一圈,才真正接受了这个房间真的完全没有出口的事实。“现在怎么办。”二宫和也认命地坐回去,撑着脑袋对相叶雅纪挥挥手,“我们总不能待在这里等着被闷死或者饿死吧。不然你过去试试踹一脚看能不能大力出奇迹。”


    相叶雅纪还就真的就傻不愣登地跑过去踹了一脚,当然除了把脚踹疼跳了好几下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二宫和也翻个白眼认命地叹口气,刚想开口吐槽,顶上不知道从那里就刷地打下来一束光。二宫和也被吓了好一跳,抬头想看看光源,却发现那顶头太过明亮根本无法直视。


    “诶这是什么?”相叶雅纪走过来,指着光打在地上的光圈道。


    二宫和也揉了揉眼睛适应了强光,看清了地面上的东西。那是一根很普通的红色绳子,上面打着三个结。而绳子的旁边则摆放着一张印着字的纸。



2)


    【每解开一个结,你们就会忘记一部分关于你们心中最珍贵的人的记忆。而只有将绳子上的三个结都解开,你们才能离开这个房间。】



3)


    两个人看着这张简洁明了的字条,面面相觑了好一会。


    “这是……综艺节目的整人?隐藏摄像头?”相叶雅纪愣愣地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角落,然而这个房间不能更空旷了,更别说藏摄像头的地方。


    “我也挺希望现在能有人跳出来和我说这是整人的。”二宫和也安静了好一会,垂着视线开口道,“如果是真的的话,那看来我们如果想要活下去的话就必须按照它说的做了。毕竟这个房间看上去也并没有什么别的出去的方法。”


    相叶雅纪也安静了,似乎是在消化这个事实。他拿起那根看起来非常普通的绳子翻来覆去瞧了半天也没能看出个花来,于是丧气地放下,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捏了捏二宫和也的脸:“小和最重要的人是谁啊,看你那么纠结一定是很重要的吧。”


    “啧,”二宫和也不耐烦地挥掉相叶雅纪捏脸的手,用力地拍了一记他的头,“我没有重要的人。”


    “诶?真的吗?”相叶雅纪不敢置信一般地瞪大眼睛,“真的一个也没有吗?”


    “没有……一个也没有。”二宫和也面无表情道,“我都说过了,我作为一个人类内心有缺失的部位。”


    “诶……”相叶雅纪歪了歪头,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长音节。


    二宫和也看着他的脸,沉默了好一会:“倒是你,你担心会忘掉谁?”


    “哇那就好多了。”相叶雅纪苦恼地皱起眉头,“父母,弟弟,风间,候隆……啊啊当然小和你也是我很重要的人!”


    “什么嘛。”二宫和也嗤笑一声,“那看来肯定忘掉的不会是我了,排名都那么后。”


    “没有啦在我心中小和真的很重要!”相叶雅纪像是为了证明诚意一般紧紧握住了二宫和也的手,眼睛在他们中间那束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二宫和也被他的大力握得直喊疼,好不容易甩开了之后他拿起绳子道:“那我解开了?”


    相叶雅纪微笑着点点头:“好呀。”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诶小和我们一起来吧。”


    于是两人一人扯着结的一头,缓缓地拉开了绳子。



4)


    那一瞬间二宫和也感觉身边的景物飞速地转换,大片大片的晦暗被光亮所吞噬,潮湿炎热的空气从后涌来浸湿他的衣服。蝉鸣逆着回卷的南风重新响起,墨水从书页上跳起落回墨水瓶中,枯叶从地上飞起到树梢由枯黄变为嫩绿,啃了一半的樱花团子一团一团地串回竹签上,少年穿着木屐的双脚咔哒咔哒地退回鸟居外,他抬起头,眼前的少年人挥着手喊他,眼神清澈而明亮。


    “喂!小和!发什么愣呢快过来!”


    二宫和也的脑子仍然是一片空白,可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跑去。“来啦喊什么喊,在神社大喊大叫的不怕遭报应啊アイバか!”他听到自己用稚嫩的嗓音这样喊道。



    蝉鸣,夏日,神社,少年。


    二宫和也想起来了。



    然而不容他多想,少年的相叶雅纪已经一伸手把他拉到身边坐在了旧神社的回廊上,荡着脚撩起衣摆擦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笑容灿烂地抱怨天气怎么会这么热。


    相叶雅纪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变过。二宫和也看着那双明亮的杏眼这样想。


    相叶雅纪变了。二宫和也看着那双眼睛的眼底,又一次想。


    

    “喂喂!”少年伸出手拍了拍二宫和也的脸颊,大力地为他捏出一个狰狞的笑,“好不容易不用去练习出来玩,你能不能兴致高一点啊。”


    “滚开啦热死了你。”年少的二宫和也嫌弃地拍开相叶雅纪的手,啃了一口团子含糊不清地说,“亏你知道这种都没有人的地方啊。”


    相叶雅纪得意地仰头哼了哼鼻子:“我厉害吧!上次帮邻居家遛狗的时候她家狗挣脱了链子,我追着狗才找到这个地方的。”


    “那有什么好骄傲的啦笨蛋。”二宫和也用力敲了一把相叶雅纪的头,少年吃痛地捂头,然而等到好一会之后二宫和也有些良心不安地担心地凑过去的时候,那个笨蛋又扬起脸龇牙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上当啦小和!”


    二宫和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跳起来就要制裁他。而相叶雅纪反应更快,一个翻身蹿起来就跑。两个人就这样不知疲倦地绕着小小破旧的神社追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最后都精疲力尽,倒在回廊上也不管有多少灰尘,仰面大喘着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就这样瞎打胡闹地闹到了傍晚。澄金的夕阳筛过树叶与蝉鸣,一束一束地落在两人稚嫩又天真的面孔上,潮湿地升腾。他们捧着被遗忘已久早已经有些硬了的团子有一口每一口地啃着,累过头了的两个人终于进入了稀有的沉默,与傍晚终究凉下来的风一同在天幕下伸长着身躯与影子。


    二宫和也心不在焉地晃着脚,看着团子上凝固的酱汁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一滴一滴地落到盒子里。而相叶雅纪突然猝不及防地探过头来,从二宫和也手上的那串丸子上咬了一大口。又还趁着二宫和也没反应过来,赶紧把头缩回去糊着满嘴的酱汁得意洋洋地咀嚼着。


    “干什么啊你!”二宫和也完全不能理解地看着相叶雅纪的得意。


    “果然就是小和盘子里的东西会比我的好吃啊。”相叶雅纪胡乱地抹掉嘴上的酱汁,肆无忌惮地笑。


    

    突然有一阵风吹过来,扬起两个少年的头发。相叶雅纪的眼睛在金色的夕阳下又明亮又迷幻的色泽,亮晶晶的,像是宝石一样。少年人瘦小的身躯穿着衣服晃里晃荡的,被风一吹露出纤瘦却又有力的手腕和脚踝。他的轮廓都被光勾上一圈的金,柔软又锐利,明媚又嚣张。二宫和也一度质疑那到底是阳光为他圈上的颜色,还是他自身所发出的光芒。


    年少的二宫和也愣愣地深吸一口气,鼻尖下还残留着刚刚相叶雅纪探头来时落下的干净的香皂味与汗湿交杂而成的相叶雅纪独有的少年的香气。


    明明连背上的汗湿都已经被风干,可是为什么心脏会擂得像是跑了八百米一样六月滚雷一般地快。



5)

 

    而现在的二宫和也就是明白的——那就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明白了自己喜欢上了相叶雅纪的这件事情。


    那怪不得他。少年人过于明媚与温暖的气味对于年少的他来说就是这样过于侵略性而无法抗拒。



    于是他无可奈何,又无可救药。


    

6)


    当二宫和也再次睁开眼时,他回到了那个四壁黑暗的房间。相叶雅纪在他眼前坐着,他仍然记得自己喜欢他,可他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可他又想不起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你忘记了关于谁的事情?”二宫和也开口这样问了之后才发觉自己的愚蠢。既然是忘记了的事情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忘了什么呢?


    “不知道诶……”相叶雅纪懊恼地挠了挠头,“但是好像……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啊啊我想不起来。”


    二宫和也抿着嘴犹豫了一下,故作玩笑般地开口:“你看看我,不会是忘了关于我的什么吧?”


    然后他看着相叶雅纪皱着眉的样子心脏一滞,还来不及喘不过气来,相叶雅纪便开口道:“怎么会啦,我不会忘记小和的。”


    “……那就好。”二宫和也干笑了两声。



    你在奢望什么?二宫和也在内心嘲笑自己。二十年了,你还能奢望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这样的话,相叶雅纪还能记得他。这样至少他的二十年还算没白过。


    “那我们继续吧。”二宫和也毫不犹豫地拿起第二个绳结的一端,抬头看着相叶雅纪。


    “那我说一二三我们一起拉哦。”相叶雅纪的笑容让二宫和也一瞬间想起了什么,可是他又想不起那是什么。


    

    “一,二,三。”




7)


    这次二宫和也看见了很多。


    一幕一幕的镜头像是电影的预告片一样,以精华摘要一般的方式在他的眼前闪回。


    他都有点佩服自己这二十年居然真的都能够熬过来了。几乎每天晚上他都在祈祷内心爱着相叶雅纪的那部分灵魂的死去,而又是每天早上他看到相叶雅纪的那一瞬间,他又都会懊恼于自己的没出息与无可救药。


    在早些年的时候他也曾怀疑过相叶雅纪是否也同样地喜欢着他。毕竟他总会有意无意地在和大家站在一起的时候往自己身边靠,会猝不及防地拉起他的手问他怎么那么冷,在他毫无征兆地跑到他家打游戏的时候,也会用最温柔的笑容接纳自己,然后自觉地跑去给自己做生姜烧。


    可他渐渐明白了,那些都只不过是一种习惯罢了,是自己太过习惯他的温暖,而相叶雅纪也太过习惯给予自己这样的温暖。


    这不是喜欢,这不是恋爱。



    于是每一次无意识的牵手,每一次的拥抱,每一次的对视带来的心跳加速都变得疼痛。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大概也是变强了的,至少他能在相叶雅纪突然在乐屋里拿出一本写真杂志然后说大家说三二一一起指出自己最type的模特的时候,能够若无其事地随便指出一个来。


    可他依旧喜欢相叶雅纪,越来越喜欢的那种,无法回头的那种。


    时光没有带走他爱的人眼里的光,它只将他削成愈发大人的模样。他眼睁睁地看着相叶雅纪一次一次地脱胎换骨,一次一次地变成他更加喜欢的样子。这种喜欢太不可抑制,他偶尔会在广播中失言,或者在放送中露出一些不希望被人看见的眼神。可他并不太担心,因为以他对相叶雅纪这个人的认识,他不可能会发现。


    这不也挺好的吗二宫和也。你选择喜欢他,而他选择不喜欢你。这都是好的。



    于是二宫和也隔着乐屋里的装饰玻璃看对面闭着眼睛正在上妆的相叶雅纪,发型师正用吹风机扬起他柔软的发丝摆弄成成人的模样。他的视线从眼睫滑到唇峰,勾勒出他好看的下颚线与偶尔滚动的喉结。他完全能够理解那些粉丝的心情,相叶君是发着光的。


    这个比喻让他他又想起了什么,可是他想不起。


    二宫和也脸上仍然没有表情,他平静地在玻璃上哈了一口气,在水雾上用指甲小小地描摹出相叶雅纪的轮廓。它们随着雾气一同蒸发,消失在空气中了。


    如果我喜欢着相叶雅纪的灵魂也能就这样蒸发在空气里,我这二十年的人生会怎么样呢。


    失去了半分以上人生意义的二宫和也,会活成什么样子呢?


    二宫和也甚至不尝试去想象。




8)


    睁开眼时,二宫和也还能准确地说出眼前的人叫相叶雅纪,可他完全无法想起关于自己和他的一切事情。他甚至觉得自己的人生都丢失了一半,可他又说不出是怎么丢失的。


     他忘记自己和眼前这个叫相叶雅纪的人度过了怎样的一段时间,他忘记了自己是怎样认识这个人的,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二宫和也遗忘了自己爱上了相叶雅纪的理由,他忘记了自己爱着他的过程。可他依旧明白自己爱他,可他依旧疼痛。




9)


    这回他们没有说话,只伸出手一同拉开了最后一个结。


    二宫和也感觉自己的手在不住地颤抖。




10)


    当二宫和也再一次睁开眼时,他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黑色房间中。而正对着他,一扇门大敞着,透着过于耀眼的光。


    他完全没有办法回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于是他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发现旁边还有另一个人。


    陌生的男人看着二宫和也疑惑打量的视线愣了一下,怔怔开口道:“你不认识我的吗?”


    二宫和也盯着眼前的人的脸看了半晌,还不太清醒的大脑尽力运转着。可他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于是他放弃思考,摇了摇头。


    陌生的男人很难过似的懊恼地叹了口气,抱着头把头发挠的乱七八糟的:“啊啊啊啊怎么会这么奇怪。







    “但我明明觉得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你的呀。”安静了一会后,陌生的男人困惑道。







评论 ( 63 )
热度 ( 3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