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doesn’t discriminate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一见钟情这件事一般是个什么套路

正逢520,不如就把之前的小甜饼写完



一)


    相叶雅纪搬到这个街区,是三天以前的事情。


    毕业后好容易找到一个东京的工作,虽说待遇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但唯一的缺点大概是不够支撑相叶雅纪租起一个市区内的房子。于是他找到了这个并不算非常偏僻的街区。虽然不在市区,但是便利店咖啡屋该有的日常必备设施都有,怎的说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更何况步行五分钟就可以到总武线上的车站,日常上班出行也非常方便,为相叶雅纪解决了不小的麻烦


    于是相叶雅纪第二天一大早踩着柏油路上被碾得零散的晨光走向车站的时候心情也是非常愉快的。以至于他自己本人都没有注意到地踏起了小跳步,被路边早起浇花的老奶奶投来了慈爱关怀的目光。相叶雅纪讪讪地挠了挠头,笑着和奶奶鞠了个躬,快步向前走去。


    相叶雅纪喜欢极了车站,所有的车站。特别是在清晨,细碎的阳光与将明未明的天空洒在飞鸟肩上,与朝啼一同窸窸窣窣地散落到车站发锈的铁皮棚顶上,将整个笼罩的空间烘得暖暖的,翻滚升腾着一般的温暖会让相叶雅纪感到安心。


    像是,被什么拥抱着一样。


    相叶雅纪被自己肉麻的比喻狠狠齁了一口,龇着牙搓着手跺了跺脚。




二)


    电车上的二宫和也被刹车的缓冲推得一个坐不稳从手机屏幕上挪开视线抬起头时,撞进他眼睛里的就是这样一个在站台顶棚阴影下龇着牙搓着手跺着脚背着双肩包傻里傻气的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被电车刺耳的刹车声吓得一抬头的时候,透过浓淡不匀晕染着金色晨光的电车玻璃看见的也是那个膝上放着书眨着眼直直地看着他的二宫和也。


    相叶雅纪被这个毫不避讳的目线看得顿时愣了愣神,直到车站广播开始播送“电车即将出发,请要上车的乘客尽快上车”的时候才好生缓过神来,在电车关门的最后一刻叨叨着やばいやばい地小跑进了车厢。


    慌慌张张跑进车厢的相叶雅纪长出一口气,把装着电脑和资料的重重的巨大双肩包放在了座椅上,在那个人的对侧坐了下去。


    随着他的坐下和调整位置这一系列的小动作结束之后,车厢内又安静了下去。没有多余的声音,只有哐当哐当的车轮压过铁轨的节奏与车身飞快穿越城镇时掠过空气与风擦身而过的呜呜声。对侧那个人也早就收回了目光,像是根本没有在意对面多了一个人一般依旧静静地盯着手机屏幕,手指头飞快地点着。


    相叶雅纪看不见他在做什么,或许在发简讯,又或许是在打游戏。他只看见车厢内被从他身后照射进来的阳光无声地柔软切割成切缘整齐的明暗两块,他背着光坐在光里,而那个人顺着光坐在暗里。


    那可奇怪了。那可真是奇了怪了。


    【可他为什么反而像是在光里的那个呢?】


    相叶雅纪在广播播送他即将到站时,刚好在他自己今天的日记上写完这最后一句话。他挠了挠头发,将笔和本子胡乱塞进鼓鼓囊囊的双肩包里,在车门打开的那一刻背起包转身走出了车厢。他在踏出车厢几步听到电车要关门的播送的那一刻,魔怔一般地像是想要验证什么一般地猛地回了头。


    相叶雅纪先生在徐徐缓缓关闭的电车门缝中拾取到了一个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神,在光与晦暗的交织中闪闪发亮。

 

    那个发着亮的眼神一定是很他重要的东西,你得去还给他。在电车低鸣着摩擦着轨道哐当哐当地驶发出去时,相叶雅纪先生这样告诉相叶雅纪先生。重要的失物是要交换给失主的,不然他一定会很着急。


    这不是一个借口。



三)


    所以相叶雅纪第二天又掐着那个时间在站台上等着了,可那个人似乎是出发迟了,相叶雅纪从第一辆车车头跑到车尾没看到他又跑回站台这头时,第二辆载着他的车才开来停下。


    车内的那个人在开门那一刻看到气喘吁吁随时都要断气死掉的相叶雅纪时,满脸都写着“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啊”的关怀感。


    而相叶雅纪像是丝毫没有在意——不管是自己快要断气这件事还是对方异样的眼神,粗喘着气快步走进电车,濒死一般地瘫到了座椅上。


    对面的那位估计也觉得这样置之不理有点不太人道, 收起手机起身走过来拍了拍相叶雅纪的肩:“先生你……没事吧?”


    相叶雅纪刷地一抬头,脸上挂着的亮晶晶的汗水甩了那个人一脸——让二宫和也想起了老家洗完澡之后的哈士奇,也是老喜欢这样甩甩毛甩他一脸水。


    然后这个像哈士奇一样的男人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咧开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没事!”


    二宫和也突然感觉有点尴尬,点了点头还是退回自己的座位拿出手机沉浸回了自己的世界。


    可相叶雅纪除了满心的欢欣雀跃啥都没感觉到,他来不及收回嘴角的笑容就拿出了包里的本子与笔,他这样记录道。




  【遇见电车上那个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的第二天,我将昨天拾到的他眼睛里的光还给了他。】




四)


    “相叶你平时看不看书啊?”公司的小池前辈突然从端着咖啡从相叶雅纪身后冒了出来,吓了他一大跳,文档上被敲出一大片一大片的乱码。


    “啊……啊???”相叶雅纪手忙脚乱地删掉那些乱码后转过办公椅,不解地看向这个不按谱出牌的前辈。


    “不啊就是突然在想啊,”小池前辈靠着办公桌的边缘惆怅地叹了口气,“活得越大越觉得书里的爱情真是不现实啊。什么一见钟情啊什么的完全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嘛。”


    相叶雅纪突然想到什么一般心下一动,蹭蹭蹭地把椅子滑倒小池前辈前面诚恳地一把抓住小池前辈的手问:“前辈,我问你件事儿成不?”


    小池前辈那被他这个突然逼近然后又突然诚恳的大眼睛放射的kirakira的眼神吓得不轻:“你……你想问啥你说。”


    “一见钟情这种事,一般是个什么套路啊?”


    “哦豁小伙子可以啊,求知好问啊。来来来跟姐姐说说看,怎么突然对这件事儿有兴趣了呢。”小池荣子眉毛一挑,干脆也就近扒拉了个椅子过来坐在相叶雅纪前面,俨然是一幅梦想导师的姿态,说不准一会相叶雅纪说出他的故事之后她还能啪嚓用这个办公椅转个身。


    相叶雅纪窘迫地龇着牙笑着挠了挠头:“哎呀就是想要跟您学习学习嘛,没啥别的意思真的。”


    小池荣子也不再逼问,一把靠在了椅背上一副要和相叶雅纪促膝长谈的架势:“我想想啊……以一般的小说的套路来说,比较接近生活的……比如什么男主上电车的时候匆匆忙忙跑进去然后咵嚓一抬头就看到了刚好正在看着他的女主,两个人这不就对上眼了吗。接下来就是什么哎呀每天一大早跑去车站蹲在就为了等同一班电车呀,想尽办法找各种借口去搭话啊之类的。”


    说到这里小池前辈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法令纹都要叹出来了:“这种事儿你说哪会发生啊是吧,现在的人在电车上那一个个哪个不是盯着手机恨不得把自己的脸都埋进去的谁会和你咵嚓对上眼啊。”


     不,前辈您别说,这事儿还真有了。


     相叶雅纪在感觉大事不好的同时,诶嘿,内心还有点小激动。


    

五)


    不,不成,相叶雅纪选手你这样不成。



六)


    然而相叶雅纪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世界他是真的挺成的。


    他用一个从公司出来坐电车再从电车站走回家的时间接受了自己对于电车上那个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一见钟情了这个现实,并且行动力极佳地展开了套路的部署攻略。


    第一步就是把自己日记本上写下今天的第一句话:“今天是我意识到我喜欢上那个电车上玩手机的人的第一天。”,但转即又觉得自己这样跟小学生似的非常羞耻,噌地脸就红了,然后不好意思地用手捂着脸倒到床上开始翻滚。


    心很大的相叶雅纪并没有很在意这件事很久,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明天早上应该在什么时间去电车站蹲点才能遇到那个自己一见钟情要套路的对象。躺在床上不自觉的一脸痴汉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做什么会被抓到看守所的事情了。

   

    


    是个明眼人我们都可以看出来,这种整天翻来覆去想一个人并同时智商直线坠落到幼稚园级别的症状,我们一般称为一种叫做是恋爱的病症。





七)


    二宫和也发现不知道从那天开始,自己的生活中突然的就出现了一个不知道哪来的烦人的家伙。

    

    每天早上电车门打开的时候,都会看到同一个人的面孔。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地给他投过来一个明媚过早八点阳光的笑容。然后带着一身热攘攘的气息走进电车,把他那个看起来又大又重的背包放在座椅上,面对着他坐下去。


    太奇怪了,这真的是太奇怪了。二宫和也已经是第四次遇到那个烦人的家伙了,这次他甚至还在下车的时候转头给了自己一个非常自然熟的巨大的笑。


    褶子都笑出来了,バカ。二宫和也默默地把书举高了一些,挡住了自己的脸。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做那么奇怪的事呢?真是不懂。


    他摇了摇头,打开手机日记本飞快地打上几句。



八)


    这个奇怪烦人的家伙,当然就是意识到了自己坠入了一个什么样神奇情节并且接受了这样的设定的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抱着求知好学,理论加实践才能出真知的觉悟,跑到了附近的书店里将所有的一切有关于一见钟情情节的爱情小说漫画都给买了回来。书店里好几个正在看书的小姑娘看到这样一个高挑帅气的帅哥跑进来,火急火燎地却跑到了青春爱情漫画那边,不一会就抱了一堆封面花花绿绿的书出来结账,心情都从兴奋紧张变成了“好好的一个帅哥怎么就废了呢”的明面可见的惋惜。


    经过相叶雅纪严谨认真的探究,他发现一见钟情这个触发点要打成happy ending的结局,首先要先从增加相遇次数,在对方心里留下深刻印象开始。


    这还不简单吗。


    于是相叶雅纪每天早上提前了十多分钟到达电车站,蹲在站台里,来一辆车他就发挥出小学四年级接力赛第二棒年级团体第三名的优秀天资从一头跑到另一头,从每一个车窗里搜寻那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的那个熟悉的在座位上蜷缩成一团的身影。


    嘿我真棒。相叶雅纪大步跨上车一甩汗津津的头发,在心里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


    好容易坐下来能匀口气了,对面却突然传来了小小的哐当一声,再抬头一看,一只手机触控笔就骨碌着滚到了他的脚下。


    “啊抱歉。”对面的人赶紧起身道。


    “没事没事。”相叶雅纪笑着摆摆手弯下腰捡起,走过去递给了他。


    那人抬起脸看他,眼睛仍如同他印象中那样美好,像是盛满了玻璃窗后柔和的晨光一般是柔软又明亮的褐:“麻烦你了。”他伸出手从相叶雅纪的手上接过触控笔,却不料车厢一晃,对方的手指就这样直直地碰到了相叶雅纪握着笔的手。


    那一瞬间对于相叶雅纪来说如同一个世纪一般地漫长。他清楚地感觉到那指尖有些凉,与他过烫的体温碰撞燃起了灼烫的火焰。柔软的触感就像是一团甜丝丝的棉花糖压在他的皮肤上,那种齁人的甜渗透皮肤随着血液从心脏被泵到四肢百骸。大脑告诉身体:“这个人需要更多的氧气输送来分解这些糖分。”,于是呼吸加骤,心跳砰砰砰擂得像滚雷一般。


    然而这确实只是电光火石一般的一瞬,车厢很快恢复了平衡,站稳之后的对方立刻找准了方向取回了笔。一抬头却发现那个帮忙捡笔的奇怪的人还在那愣愣地看着他。


    “我叫相叶雅纪。”相叶雅纪看着那双疑惑的眼睛,鬼使神差地冒出这么一句。


    “二宫和也。”对面的人又重新以蜷缩的姿态坐下,拿起手机抬起眼直对着相叶雅纪的视线,顿了一下,“我叫二宫和也。”



    【喜欢上他的第八天,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二宫和也。他手指的触感和他的名字一样美丽。】



九)


    “相叶先生是做什么职业的?”或许是觉得知道了名字之后还老不说话不大好,几次过后二宫和也终于耐不住对方每次都过于直接的视线,开启了话题。


    “啊我吗?”相叶雅纪被突如其来的搭话吓得身子一歪,也幸好身边没有别的乘客了,“我是做漫画编辑的。”


    原本看上去完全是为了客套而开口的兴趣缺缺的二宫和也突然眼睛就亮了,兴致一下子上来一般背都挺直了几分:“诶?是吗?哪个杂志?”


    相叶雅纪被对方突如其来的热情冲击到了,又看着那双此刻瞪得大大的闪闪发亮的双眼,咽了口口水,赶紧摇摇手:“JUMP……但是其实没有那么大不了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小编辑助理而已,说白了就是打下手的。”


    “那也很厉害呀。”二宫和也笑了起来。


     原来他的嘴唇笑起来会眯成像猫咪一样的形状。真可爱。相叶雅纪在内心感叹道。


    “真的没有想象里的那么华丽啦这个工作,”相叶雅纪想到自己的工作不由得叹了口气,“就是个体力活,还幸好摊上了个好的编辑前辈,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诶,”二宫和也歪歪头,“是吗那么辛苦。”


    “如果……”看着二宫和也活脱脱一副猫咪的可爱模样,相叶雅纪也不过脑地就开口了,“如果你感兴趣的话,不嫌弃的话下次我可以把我负责的原稿带给你看。”


    虽然这句话说出来他就后悔了。说不定对方并不喜欢他负责的漫画呢?说不定对方会觉得他负责编辑的部分做的不好呢?或者换个方面来说,说不定给外人看原稿被知道了的话会被臭骂一顿呢?


    可二宫和也的反应一下子就淹没了这些所有的后悔,他一下子冲上来瞪着大大的眼睛凑近了相叶雅纪:“真的吗?真的可以吗?”


    那双眼睛被阳光直射着,如同融化的金色漩涡。相叶雅纪近距离地直视着,感觉如同下一秒就要坠入这个魅惑人心的漩涡之中,深陷不可自拔。


    “可以……当然可以!”相叶雅纪听到自己这样语气明快地回答。


    然而还等不及二宫和也说什么,列车就到站了。相叶雅纪依依不舍地站起来走出车门,看着二宫和也坐在位置上朝他笑着挥手,突然感觉心脏好像一瞬间被什么东西填满了。


    啊,这就是恋爱啊。


    相叶雅纪龇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伸出手用尽全力似的挥。



   【喜欢上二宫和也的第十一天,他主动和我说话了。发现谈到感兴趣的事情的时候他的眼睛会闪闪发光。大概世界上,不再会有更可爱的人了。】



十)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相叶雅纪负责的漫画还就真的出了差错。漫画家弄丢了十三页原稿,现在到处都翻了底朝天都找不到,又刚好是没有备份的。就快到截稿日期了,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状况了。于是小池大手一挥,自己去和印刷厂交涉,叫相叶雅纪赶紧去老师家里帮忙赶稿。


    这一帮忙,就是三天三夜。


    第三天的时候相叶雅纪感觉自己都仿佛是死的,眼前除了网点就是线条,累了就眯一会醒来继续做。到最后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也不知道今天是几号,更别说是几点钟了。


    “你……拿去……”老师颤巍巍地把书页放进袋子里递给相叶雅纪,倒头栽到地上就仿佛失去了意识。这个状况下相叶雅纪还下意识地拖着自己行尸走肉的肉体将老师拉到了床上盖好被子,才拿起文件走出门。


    出门时的阳光刺得他一瞬间睁不开眼。相叶雅纪站在原地揉了好一会眼睛才适应了好容易才看到的外头的光景。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这大概意味着时间已经不多了,他根本不应该再傻站在这了。于是相叶雅纪撒开丫子就疯了一样地朝着电车站跑去。


    跑进站的时候电车刚好到达,于是他看到救世主一般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车厢。


    太好了。相叶雅纪松了一口气,几乎要哭出来。自己第一次负责担当的稿子总不会出事了。



    “在不同的站你也能用同样的登场方式啊。”


    相叶雅纪懵地一愣,连喘气都忘了喘抬起头,眼前的光又让他忽地睁不开眼。于是他揉了好一会眼睛,看清了背着光的人。


    光晕把二宫和也的头发框成金黄而柔软蓬松的一圈。他今天穿着宽松的白色的衣服,又正以熟悉的蜷缩姿势坐在座椅上拿着手机。这一切的一切显得二宫和也那么的纤细又美好,在濒死的相叶雅纪的眼里,这就是真正的天使和救世主。


   “去……咳,”相叶雅纪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到根本听不下去,清了清嗓子,“去帮截稿期限的老师赶稿子了。”


    “难怪好几天没看到你。”二宫和也颇表同情地点点头,伸手指了指他手上的文件袋,“就是那个?”


   相叶雅纪看着手上的文件,叹了口气:“对。”


    “我可以看看吗?”二宫和也抬起亮亮的眼睛看着他,这足以让相叶雅纪甚至一瞬间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拒绝这样的动作的存在。


    二宫和也兴奋地接过文件袋拆开,小心翼翼地取出那一沓白纸,严肃庄重地坐好,翻阅了起来。


    相叶雅纪就这样,愣愣地站着看着二宫和也翻动稿子。车厢是全空的,然而他根本没有想到要去坐下。现在他只想站在这里看着二宫和也,看他逆光像金丝一样纤细柔软的发丝,他偶尔一耸一耸的圆圆的鼻头,看到严肃的时候会抿起来的猫唇,用奇怪的姿势左脚踏右脚的坐姿,翻动书页的白皙手指……


    这一切都那么美好,他希望自己能就这样站在这里看一辈子。


    “那个,请问一下。”相叶雅纪愣愣地就这样开口道,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恩?”二宫和也从书页里抬起头,从下往上望的那双眼睛里盛着湿漉漉的星辰。




    “请问我可以吻你吗?”









十一)


    {喜欢上电车上那个叫相叶雅纪的笨蛋的第十三天,我得到了他的一个吻。}






评论 ( 41 )
热度 ( 5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