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doesn’t discriminate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The Tomb of Love (中)

*ABO


不瞒各位说,我觉得这很可能会成为我的黑历史(




    当相叶雅纪越想越不放心,终于转身朝着二宫和也离开的方向奔去的时候,二宫和也已经走得没有人影了。


    也只能是凭运气找了。相叶雅纪皱着眉叹了口气,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他加快了脚步,朝着二宫和也可能会去的方向寻找过去。



    换个角度来讲这个故事,那么或许就要从更前面的地方开始讲起了。





    相叶雅纪在十六岁刚过的时候发现了自己是个alpha。


    而同样,他也在十六岁刚过的时候,发现自己其实喜欢自己的竹马二宫和也。


    

    前者的发现简单又明了,而后者则怎么也解释不清。总的来说,相叶雅纪虽然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二宫和也,但他就是明白,自己是喜欢上了。


    所以在这之后的每一天,他几乎是就差没有烧香拜佛地乞求二宫和也能觉醒成为一名omega或者beta。作为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别的他想不到太多,他只知道如果二宫和也是一名beta或者omega的话,他就能更加顺理成章的一直和二宫和也在一起了。


    当然,如果是alpha的话,可能也不是没有办法。


    少年天真烂漫地想道。





    而可能是他真心的祈愿真的起了什么作用,二宫和也居然真的在一年之后成为了一名Omega。知道了这件事的相叶雅纪一个激灵从床上蹦了起来,亢奋地尖叫着在房间里又叫又跳,就差没有点串鞭炮来庆祝了。


    “有那么开心吗你?”弟弟一脸嫌弃地看着直到吃饭还在傻笑的哥哥道。


    “嘿嘿。”相叶雅纪完全没有办法把自己上扬的嘴角压下去,“你还小啦不懂。”


  

    那天晚上相叶雅纪在床上抱着被子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二宫和也小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怎么晒也晒不黑的皮肤,柔软的发旋,肉肉的鼻尖,还有柔软的像是草莓蛋糕一样的手心……草莓蛋糕……


    相叶雅纪忽地想起了那天他在二宫和也脖颈处闻到的那股香气,甜蜜又勾人,世界上再也没有更好闻的味道了。而当时相叶雅纪并没有发觉这是信息素的味道,说出“想要吃掉你”这句话也是单纯地出于表面意义。


    然而现在,他再回忆起来的时候,却完全变了个意思了。


    于是这个晚上之后的时间相叶雅纪再也没有办法把那股甜腻的香气从鼻子前赶走,像个思春期少女一样兴奋地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半天滚,最后精疲力尽地仰面躺着,脸上还洋溢着莫名幸福的微笑。


    我喜欢的人,是一个散发着甜甜软软味道的omega。


    想到这里,相叶雅纪又一个打挺把脸捂在被子里滚了好几圈。



    这一晚终究也没有能够睡多久。



    第二天到学校之后,相叶雅纪等不及地想要去见见这个自己想了一晚上的人,告诉他自己有多开心,想把自己所有的欢欣雀跃都掰一半分给他。


    然后他就在走到窗口的那一瞬间停住了脚步,上扬了一整天一整夜的嘴角终于被放了下来。


    教室里的所有其他的学生都在吵吵嚷嚷地打闹,然而二宫和也在其中就像一副发光的画,安静又美好,可表情却是相叶雅纪从来没有从他脸上见过的落寞。二宫和也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什么样的表情,又是出于什么样子的心态做出了这样的表情。


    可相叶雅纪明白,关于二宫和也的事情,相叶雅纪都明白。



    于是相叶雅纪收起了所有他准备好的话语,又摆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冲进去就将二宫和也伸手拉了起来:“走啦!陪我去买汽水去!”


    他当然没有错过二宫和也在那一瞬间的僵硬和停滞的脚步,他听见二宫和也故作正常的回应和打趣,可他没有回头看二宫和也。


   因为他知道二宫和也在哭,二宫和也不会想让他看见,那么他自然就不会去看。



    相叶雅纪收紧了握着二宫和也的那只手,手心软绵绵的,像是香甜的草莓蛋糕。





    二宫和也自己从来都觉得自己看得很淡,看得很无所谓,可相叶雅纪明白他对于自己是一个omega这件事情在内心上有多么敏感。相叶雅纪如他所愿地像从前一样正常地对待二宫和也,可在他的心目中二宫和也就是一个易碎的玻璃制品,他生怕自己哪一个不妥的言行就会把二宫和也伤害到。


    可是这件事情反倒成了对于相叶雅纪的折磨。


    相叶雅纪会装作正常地和二宫和也谈起什么写真明星或者同学借来的录像带,也会正常地被二宫和也嫌弃和吐槽。但是这些完全都是谎话,全都是从别的alpha口中听来的。



    相叶雅纪在二宫和也觉醒成为omega之后不久,就迎来了少年的第一个湿梦。梦里的空气充斥着甜腻的草莓奶油气息,而他的眼睛被汗水迷住看不清东西,然而身下的人的喘息声和手腕的触感都是那么熟悉。他在射出来的那一瞬间终于看清了身下人的脸,即使一直都明白这是谁,那一霎那相叶雅纪还是慌乱了,莫名的罪恶感让他感到手足无措。


    醒来之后他看着弄脏的床单,捂着脸叹了半天气。


   从此以后这几年,每一天的“正常对待”对于他来说,都是无尽的煎熬。




   可相叶雅纪愿意等,他宁愿自己难过,自己隐忍,自己被伤害,也不愿意让二宫和也觉得被侵犯。这也是为什么当他听见二宫和也对他说“你可以继续去寻找你喜欢的人我不会有任何意见,我也希望你能给我空间去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时候,他答应了下来。


    这不就是你一直在做的事情吗,相叶雅纪。给他自由和空间,不让他被omega的身份所束缚让他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和爱情,你只需要在一边守护着就好了。


    这样看来结婚也是一件好事,这样你就可以有理由一直在他身边了。




    而现在,他循着那股让他日思夜想了五六年的味道寻找过去的时候,他的内心感到越来越不妙。这不是他熟识的那股纯粹的甜香,而带上了几丝不受控制的躁动。越接近源头这样的躁动就越强烈,相叶雅纪几乎可以预想到这是什么。他再也控制不住狂奔起来,冲到味道最浓的发射源的时候,他急速地刹住了车,不敢置信地抬头看了好几遍店铺的招牌。


    但是越来越波动的气息让他回过了神,相叶雅纪暗暗地骂了一句脏话,冲进门里拨开在大厅里聚集的人群,准确地找到里面发着他熟悉味道的包厢,伸手拧了拧把手发现门被锁上了。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后,向后退了几步,一脚把门踹开了来。



    而打开门的一瞬间,铺天盖地的信息素的味道朝着他涌过来。相叶雅纪闭上眼甩甩头,把一瞬间冲击让他变成一片空白的脑子甩得理智了一些,睁开眼睛后的画面却又将他的理智炸开到九霄云外,使得刚刚的动作都变成了徒劳。


    他最想保护的人,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么多年甚至连带着杂念的触碰都不敢碰一下的人,此时正紧皱着眉瘫倒在另一个alpha的怀里,而背后的另一个alpha正俯着身,一下一下地舔着他后颈红肿的腺体,眼神凶恶得如同随时准备着下一秒就将自己的犬齿扎进这块红肿之中。



    相叶雅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下子轰地就炸裂开了。冲上去一拳就将趴在二宫和也身上的alpha挥开,另一只手紧紧地攥住了二宫和也的手腕将他拉了起来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哈?”看着自己的同伴突然被冲进来的人揍飞,另一位alpha牛郎不爽地站了起来,“小哥你谁啊?干嘛突然打人?这么没有眼力见还抢我们的omega?”


    相叶雅纪气得浑身直颤,一脚踹到了那个alpha的胸口见他撂倒在地上,伸手掐住那人的脖子逼近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你他妈再说一遍是谁的omega?”


     被掐得脸色发白的alpha看了看身边似乎已经被一拳打得失去知觉的同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不住地摇头。



     相叶雅纪不耐地将他甩到一边,看着门口闻到信息素味道开始骚动的人群,又看看已经完全站不住瘫软着靠着墙坐在一边抱着膝盖痛苦地喘着气的二宫和也,冲上去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吻住了二宫和也的唇,缓缓地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入,刻下一个至少可以暂时让他好受一些的临时标记。


    二宫和也终于也恢复了许些意识,眨了眨还沾着泪花的眼睫看清了来者,声音不住地颤抖:“ま……まくん……”



    相叶雅纪低头蹭了蹭二宫和也贴上来的滚烫的脸,叹了口气柔下嗓音。


    ”别怕,我们回家。”






评论 ( 21 )
热度 ( 5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