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doesn’t discriminate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竹马】三秒前死去的你

作家拔x猫咪尼

一个看标题很虐但是实际不是的故事

一个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趣的故事

一个来源于我很久之前想到的脑洞故事,把之前的两篇和后续连成一整篇了


一)


    相叶雅纪先生累了,于是他决定出去走走。



    这已经是相叶雅纪先生卡在这一章的第五周了。


    之前明明一帆风顺的写作和构想,他还曾经大夸其口地对担当编辑大野先生这么说过。


    “等着吧!我这次这个故事肯定能大卖,我绝对有信心!”


    然后大野编辑两只手握着咖啡杯,缩着脖子fufufu地软乎乎地笑啊,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自信。说这句话的大野编辑眼睛笑的弯弯的,像小鱼一样的弧度,连鼻子都皱了起来。


    相叶雅纪先生想都没想这样回答道:“因为我爱上主角了呀,所以他一定是活的。”


    大野编辑眼睛亮亮地看着眼睛亮亮的相叶雅纪先生,激动地放下了咖啡杯握着相叶雅纪先生的手说:“哦哦哦哦哦!”


    然后相叶雅纪先生也激动地:“嗯嗯嗯嗯嗯!”


    

    隔壁办公桌的松本编辑揉着太阳穴表示一时不能理解天然的脑回路,以及他们到底是怎么用语气词进行交流的,头痛得慌。


    于是松本编辑决定给自己冲一杯阿华田冷静下。


    

二)


    然后相叶雅纪先生就卡壳了,就瓶颈了,就写不出来了。


    你问我大野编辑怎么说?搞笑呢吧这能告诉编辑吗?相叶雅纪肯定是手机卡一掰收拾收拾行李就逃离东京了啊,至少要保证一两个月内他灵感来之前编辑找不到他。



    哦,如果大野编辑的话,大概要一两个月才能发现他的负责作者跑路了这件事,所以这个预算时间可以翻倍。



    他一路逃到了千叶旁边的一个很小很小的村子里。这以前是他姑妈住的地方,相叶雅纪小时候经常到这里附近来玩。然而姑妈去世后,她的两个女儿也都离开了这个地方去了东京,他就再也没来过这。他熟悉这里,然而又没有其他人知道他熟悉这里。


    这很完美,是一个适合跑路和安静发掘灵感的地方。


    房子因为姑妈的去世和两个女儿的离开空下来了,没有人填补进去,小木房就这样空荡荡地像是被遗失在被绣球花和杂草堆满的院子里,相叶雅纪走到院门前甚至看不见曾经被开垦铺上石砖的路。他小心翼翼地抬高腿,一步一步地让鞋尖穿过杂乱的叶片与草梗,用了好不长一段时间才穿梭到玄関口。



    玄関口堆积了厚厚的落叶,踩上去有咔嚓咔嚓的清脆的响声。相叶雅纪想起小时候揉碎的零食面,又或者是彩虹糖不小心洒在地上的声音。


    这个地方的这个季节非常湿润,阴天连绵着的,这时接近了傍晚天更暗了。相叶雅纪把钥匙插进生了锈的锁扣,咔哒一声拧开破旧的铁门。


    于是麻雀从电线杆上唰地成群飞起,背上洒了簌簌落下的夜幕。远方突然滚来一阵轰隆隆的雷声,村庄里的灯火像是应声一般地渐次亮起来。



    像是要下雨了。



三)

    

    然而如同开头所写的,逃到这里来住看似除了跑脱了编辑的追稿以外并没有带来什么其他的相叶雅纪先生曾经预想的益处。 



    比如灵感,或者灵感,再或灵感。


    不是能看见鬼那种灵感。



    所以又如同开头写的,相叶雅纪先生累了,于是他决定出去走走。


    这个村庄讲道理真的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一点都没有。除了偶尔会有满地跑的咯咯乱叫的母鸡被后头的孩子追着慌乱地绊了脚打滚,然后后面跟着的慌乱的父母生怕孩子追着慌乱的母鸡打滚之外,这个地方真是安静得不能更安静了。 

   

    哦对,邻居的奶奶是个很可爱的人,相叶雅纪从小也就认识她。奶奶经常会送一些烤红薯啊蒸玉米什么的送过来,感动得憋不出稿子快要放弃人生只想把自己挂到门口的柿子树上去的相叶雅纪先生差点没有把一把眼泪鼻涕糊人家身上去。



    下着雨的这个村庄有一种安静与美好到不真实的气息。


    相叶雅纪撑开伞走到雨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雨水落在木质屋檐上滑落下来滴在了青石地面上又再次溅到绣球花叶上的气息,青涩又甜美,像是在洗刷什么,又像是什么诞生着的气味。

    相叶雅纪喜欢这个味道,这会让他想起很多。


    悲伤的例如例如让-保罗·萨特的葬礼,现实的例如都德的“我正在疼痛”,又或者是童话里王尔德写的在关于爱情的一切。再或者是小王子的狐狸,相叶雅纪先生如是想到,或许是真的有只属于他的小狐狸躲在哪个被水染成深色的木屋檐下,或者是在一丛绣球花下面被透下的光染成明媚的蓝紫色,等待着被驯服。


   

    看吧,无关紧要的事他总能想到那么多,关于稿子倒是一个字都想不出来——真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奇迹。



五)


    其实相叶雅纪先生没有骗人,相叶雅纪先生从不骗人。他真的到现在都相信着他的这个故事会大卖,他也真的相信自己爱上了自己写出来的这个叫做二宫和也主人公。


    这是一个说平常也很平常,但是说特别也可以是挺特别的故事。讲的是一个喜欢打游戏的不喜欢出门不喜欢和人交流爱好除了游戏就是钱的小宅男有一天爱上了游戏里的一个npc一发不能自拔的故事。


    相叶雅纪就是卡在了这个小宅男发现自己爱上那个npc的情节那儿,他发现不论怎么进展下去都好像有哪里不对了。


    你说让小宅男幡然醒悟丢下游戏回归现实吧,相叶先生以“放弃梦想和爱好多么令人痛苦啊”的理由拒绝;你说让他就这样一直沉迷与屏幕那侧的npc恋爱吧,这个立意又不深刻了。不说要在作品体现国家五好青年积极建设资本主义社会现代化前进的这种假大空的玩意,主要是朝着这种结局也真的就没啥好写下去的了。


    说到底,相叶雅纪觉得,自己还是爱上二宫和也这个人物了,他就是见不得他伤心,就是见不得他不好,就是想宠着他给他最好的情节发展和最好的结局。


    相叶雅纪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这个自己笔下的人物抱有那么深厚的感情。他从很早就开始了写作生涯,创作过无数个生动的角色,他敢肯定有过比这个角色塑造的更为饱满的人物。可是二宫和也这个角色莫名其妙的鲜活到相叶雅纪一闭上眼就能看见他的嗔怒嬉笑,从发尖到手指的一举一动亦或者是皮肤微不可见的翕动,相叶雅纪都分明看得见的程度。



    他和他那个姓樱井的写社会新闻的专栏作家好朋友说了这件事之后,樱井先生叹了口气拍拍相叶先生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这个多半是废了。”


    然后樱井先生就走了。因为樱井先生的计划表上安排给相叶雅纪先生的时间已经结束了。



    结果到最后相叶雅纪也没弄明白樱井先生指的到底是他这篇作品废了呢,还是他这个人废了。


 


四)


    在雨停了的时候,相叶雅纪收起伞决定回家。


    他并没有走多远,不过是兜兜转转罢了。其实这个破大点儿的地方你闭着眼睛笔直着往前走个十来分钟基本也就到头了。像说过的同样,一个没什么有趣的玩意儿的地方。


   

    今天也是平常的一天啊,平常地没有写下去的灵感。相叶雅纪沮丧地踹了踹脚,像是这样就能把裤脚上被雨点打湿的部甩干一样。


    这刚说完,不平常的就来了。


    他打开玄关的门,发现玄关躺着一只黄色的虎皮猫。天知道这只猫是从哪儿进来的,相叶雅纪确定自己出门的时候把所有门窗都关牢实了,毕竟在下雨。


    

    不会真的是有灵感了吧。相叶雅纪背后拔凉拔凉的。


    能看见鬼那种。


    

    虎皮猫抖抖耳朵,龇牙都懒得龇地甩甩尾巴大阔步地选择忽视那个僵直的脑内过弹幕的人类,窜上了沙发。


    并且从沙发缝里刨出来一张相叶雅纪不知道啥时候怎么掉进去的一千元。



    相叶雅纪突然觉得这只猫有点厉害。就算有可能是鬼也。


    所以相叶雅纪先生决定收留这只有点厉害的虎皮猫。




五)


    虎皮猫还真的就这样赖在这个房子里不走了。想想也蛮奇怪的,门窗紧闭着的时候它不知道怎么地就进来了,现在相叶雅纪每天大敞开着就差卸了门窗了那只猫也死都不出去,懒洋洋地每天窝在沙发上恨不得是一动不动,唯一的运动大概就是偶尔跑去吊灯顶上去数数它藏了相叶雅纪的一堆乱扔的钱。


    是的,相叶雅纪丢了很多钱。


    是的,相叶雅纪知道这只猫把他的钱都藏在了吊灯顶上。


    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拿不到。



    既然它不走了,那就真的把它留作宠物吧。相叶雅纪百般无聊地叼着笔,下巴搁在沙发扶手上看着窝成一小团毛茸茸的金黄地盘在沙发上的猫。


    那它需要一个名字。相叶雅纪想。


    

    不知怎么地,看着这只猫,他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名字是,二宫和也。


    可能是他最近憋稿子憋得脑子里只剩这玩意了,其实也是相叶雅纪真的觉得这只猫很多时候都特别神似他写的那位主人公。特别是相叶雅纪又一次试图用梯子爬到吊灯顶上去拿钱的时候那只猫飞快地跳到顶上龇牙咧嘴地恐吓他的时候,相叶雅纪几乎是看到了活的二宫和也。


    即使他确实是从来没见过活的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太长了,叫一只猫二宫似乎也有哪里不对,和也叫起来也有那么点拗口。


    “nino,”相叶雅纪小心翼翼地伸出食指,轻轻地,用一只手指头慢慢抚摸着虎皮猫在阳光下泛着光晕的尾巴尖儿,“叫你nino好不好。”



    “我有权利拒绝吗。”



    相叶雅纪瞬间从地板上弹了起来,“诶诶诶诶诶诶??”地脚一滑撞到了背后的大书柜,多少年没有人碰过的书骨碌骨碌地一本一本掉下来,带着厚厚的灰尘全部砸到相叶雅纪头上。相叶雅纪保持着一点反应也没有,像是感觉不到痛觉。或者大概是痛觉现在不占有优先权,需要晚点才能排到位。

    


    他的猫讲话了。


    相叶雅纪满脑子跑的文字像是迁徙一样的大片大片乌压压地在脑子里过去。


    要不就是自己赶稿子赶疯了,要不就是他真的有灵感了。



    能看见鬼那种。


六)


    相叶雅纪顶着一脑袋的书,用了约莫是半小时的时间来消化这个现象。


    nino就盘曲着尾巴蹲在刚刚相叶雅纪先生搁下巴的地方看着他消化这个现象。


    然后它像是终憋不住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没见过猫说话吗?”


    相叶雅纪吓得又是一战,头上的书抖得掉下来好几本,砸在地上咚咚咚地作响。他呆愣着诚实地摇摇脑袋:“你别说,还真没见过。”


    nino轻巧地一跃从沙发上跳到了相叶雅纪的腿上,舔了舔相叶雅纪的手臂。


    相叶雅纪的心瞬间就软了,哎呀不论会不会说话果然我们nino还是一只很可爱的小猫而已的嘛,这样想着泪眼婆娑地就伸出手去想摸摸它。


    然后nino张开嘴,重重地在相叶雅纪手臂上咬了下去。



    “醒醒吧相叶氏,你活在梦里吗?”


    相叶雅纪觉得自己能听到一只猫在说话才是真的活在梦里的表现。但是他现在必须接受自己确实是没有活在梦里这个现实——手臂上的几个明晃晃的鲜红色血印这样告诉他。


    nino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迈着慵懒的步伐又爬回了沙发上,继续瘫成一条死猫,甚至不愿意再回头看相叶雅纪一眼,像是对于他的智商彻底放弃了一样。


    “不……我觉得那啥……现在的问题是……是……”大作家相叶雅纪先生用尽了毕生的文字功力也没能组织起这句话来,像是大脑里哪个零件被卡住了,死都转不起来。


    nino用屁股对着他,懒懒地将尾巴从左边甩到右边。


    “你为什么会说话!”恭喜相叶雅纪先生,他终于将这几个字组合起来了。


    “我为什么不会说话。”相叶雅纪终于有心情去听清这个声音了,清脆而明亮,像是少年,又好像经历了很多一般。相叶雅纪喜欢这个声音,它听起来像是二宫和也。“你们人类有什么资格觉得就只有你们会说话而猫不会。”


    “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猫讲话啊?”


    “那可能是因为它们都不屑于和你讲话吧。” nino依旧拒绝转头。



    逻辑满分。


    相叶雅纪觉得这天没法聊下去了。



七)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一直自诩超级受小动物欢迎的相叶雅纪先生一瞬间感觉自己太受伤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所以到今天为止没有动物和自己说过话的原因都是因为它们嫌弃自己而不是因为它们本身不能说话????相叶雅纪觉得自己的脑子又卡住了。


    “我的意思是,”相叶雅纪分明听见nino叹了一声气——一只猫叹了口气,“一只猫只能活三秒钟,你还能指望它们用着三秒钟的几秒来和你讲句话?”


    “但我小时候外婆家养的猫活了十多年呀?”相叶雅纪一脸懵逼。


    “我的意思是,”nino像是翻了个白眼——一只猫翻了个白眼,“一只猫的肉体是可以活十几年的,但是住在这只猫身体里的灵魂只能活三秒钟,三秒后你看到的依然是这只猫,但是里面住着的意识已经不是同一个了,你明白吗?”


    相叶雅纪的脑子彻底死机了,感觉自己眼前都蓝屏了。他用了好一会才缓过来,然后看到nino又翻了个面肚皮朝上地躺在沙发上了:“那……那你怎么……”


    相叶雅纪想问它为什么还活着,但是他突然觉得这不太礼貌。


    nino像是看出来了相叶雅纪先生的想法:“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还活着,为什么还能和你讲话。”


    然后nino又懒懒散散地翻了个面,整个猫脸埋到沙发缝里去了。



    相叶雅纪觉得自己真的需要点时间来消化这些信息量。


    即使nino真的觉得相叶雅纪需要把他头上顶着的剩下几本书先拿下来,要不然这么压着压得更蠢了他就真的一辈子也缓不过来了。



八)


    虽然相叶雅纪自己都觉得这个实在是非常玄幻,但是怎么说这日子还是得过,这写不出来的稿子还是得写。他就当自己是多养了一只会说话的猫了。


    是的,相叶雅纪先生也很惊讶于自己的适应能力和接受能力。他感觉自己非常强了。


    可这也的确是因为nino是一只非常非常安静的猫,又不会乱跑又不会弄坏什么东西,大多数时间就是躺在沙发上地毯上晒晒太阳,玩玩毛线球,动静最大的大概就也只是到处找相叶雅纪的钱这件事情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相叶雅纪觉得自家吊灯吊得越来越低越来越重,大概迟早有一天要带着一大把一大把钱哗啦一声砸他头上去。


    于是他打算交涉,和这位很玄幻的猫先生交涉一下。


    “那个,nino啊。”相叶雅纪在不知道多少次担忧地看着自家吊灯之后,毅然决然地放下笔走过去蹲在了正躺在向阳落地窗下懒洋洋地舔着爪子的nino前开了口,“我觉得你这样有点不太好。”


    nino甚至懒得转过头来看看这位这个家里真正的主人,只斜了一下黄澄澄的眼睛瞥了一眼:“我觉得我哪都好。”


    经过这么多天相叶雅纪已经半成功地找到了和nino正确对话的方式。不管他的回答怎么跑火车怎么扯远,你接着说你的就好了:“你不觉得我们家的吊灯越越摇摇欲坠了吗?”


    “吊灯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摇摇欲坠的。”nino半眯着眼睛有意无意地——多半是有意了地踹了相叶雅纪一脚,翻过了身,陷进了新的一片被晒得热烘烘暖融融的绵软的地毯里舒服地从喉头里咕噜了几声,留下一个爱理不理的背影和之前被自己压出来的一片已经不暖和的压扁了的圆乎乎的地毯痕迹给相叶雅纪,“你要是有这种恐惧症就别装这种灯。”


    “你看嘛这个灯那么大又那么重,砸下来把我们都砸死怎么办?你也不划算嘛。”


    “无所谓啊。”nino舔了舔爪子,一脸鄙夷,“反正我早就在某个三秒后死过了,再死一次也无所谓啊。用我这种死换你一条命这一波也不亏。”


    相叶雅纪差点被一句噎死过去。


    然后?然后等相叶雅纪好不容易再组织好语言的时候一抬头却看到那只几分钟前还在尖牙利嘴的猫已经安安静静的睡着了。像是睡得很舒服似的,胡须一抖一抖的,平常不太会暴露在相叶雅纪面前的白肚子此时柔软地安定地上下起伏着。睡到酣处还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巴。姜黄色的毛在暖融融的阳光下像是浇上了蜂蜜糖浆一样,甜蜜又齁人。


    相叶雅纪感觉自己被一发什么直直地击中了。


   

    算了,那就原谅它吧。




九)


    “嚯!” 松本润一推开门就被蹲在门口目光炯炯地直直地盯着他的猫下了好大一跳,一个踉跄差点没把自己的脚给崴了,伸手这么一扶又差点没把相叶雅纪这道早就哗啦哗啦响的生锈的铁链门愣是给卸下来,“相叶雅纪你养的猫?”


    相叶雅纪忙不迭地从里面跑出来,一上来不管别的先心疼到不行地开始检查自己这道本来就时日不多的老门。这个螺丝晃晃那个把手拧拧地手忙脚乱了好一番才反应过来松本先生还秉承着保持动物苦手互不接近的和动物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互利原则距离还僵硬地站在门口呢。相叶雅纪也蛮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啥……你刚刚问的什么来着?”


    松本润把手上的杂志卷了卷毫不留情地一发拍在了相叶雅纪的头上:“大野编辑找你都找疯了你知道吗?你倒是清闲啊躲在乡下不仅修身养性还养猫呢?”


    “嘛……其实也不算是我的猫啦。”相叶雅纪看松本润实在是犹豫要不要接近nino,还是上去把nino一把抱了进去,腾开了进门的路,“准确来说也不算是猫……?大概。”


    “哈?”松本润发出了一个表示疑惑的音节,然而他并没有真的想要去弄懂相叶雅纪到底想表达什么——他从来都弄不清也甚至不尝试去弄清脑子里在想什么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大野智,另一个就是眼前的相叶雅纪先生。


    相叶雅纪看看趴在地上一脸不爽地看着他的nino,又看看坐在沙发上一脸不爽地看着他的松本润,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魔幻现实主义的事实,他张了张嘴最后果然还是决定放弃:“呃……润君要不我给你去倒杯茶?”


    “别倒腾了。”松本润从包里掏出眼镜戴上,又掏出好大一叠文件放在茶几上,深深地叹了口气,“也就只有你还有这个心情了。”


    相叶雅纪看松本润是真的有点严肃了,才讪讪地缩手缩脚地坐到了茶几对面,一脸小学生上课吃泡泡糖被老师抓到办公室审问的气派。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一边躺着的nino都开始犯困打了好大一个哈欠的时候相叶雅纪才看着松本润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润君……这件事你没有……”


    “放心吧我还没有告诉大野你在哪。”松本润终于放下了那一叠文件,“我能找到你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有这个运气我能找到你我觉得以后我都可以被当做什么运势神社了。”


    相叶雅纪没有说话,并暗暗地决定以后和别人玩牌啥的之前要先去拜拜松本润。


    “说正事,虽然我觉得这件事还是大野智来做会比较好但是现在时间来不及看来只能我来了,”松本润把桌子上那一叠文件往相叶雅纪那边推了推。



     “恭喜你相叶雅纪老师,现在你终于有了不得不把这篇故事写完的理由了。”




十)


    相叶雅纪在松本润走了之后好一段时间都还是愣愣的缓不过神来。


    nino对此感到十分的不适应,虽然都是傻呵呵的但是一脸放空没有表情的相叶雅纪不是他熟悉的那个相叶雅纪,于是他很体贴的蹦上了架子跳下来给了相叶雅纪脸上一爪。


    “啊痛!”相叶雅纪终于出了松本润离开后的第一声,nino表示满意,并往他裤脚上又加了一爪。


    “你今天在润君面前倒是表现得很老实啊。”相叶雅纪呲牙咧嘴地揉着被抓红的脸,回想今天突然在窗口看见松本润那个绝无仅有的一扭十八弯的步伐矫健地直直地朝着自己家门走过来的时候还慌张到不行地第一反应是要把这只诡异的猫给藏起来别给别人吓着了,“表现的特别……特别……特别猫。”


    “我又不是闲着没事做。”nino晃晃悠悠地从地板跳到沙发,又从沙发跃上茶几,“他看起来挺怕我的,我觉得我开口会把他吓坏。我可不太想吓着他。”


    相叶雅纪也不知道为什么nino对松本润这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好感度那么高,可能是两个人走路的姿势比较相似吧。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弄得你那么激动,你们俩叨叨了半天都没说个明白。”nino用一种“你别是个傻子吧”的关怀眼神看着相叶雅纪,“以后可叫他们也别吓你了,经过这次我特别觉得你要是再被吓傻那就得是真的傻了。”


    聊到这件事相叶雅纪又开始心跳加速,脸上开始不受控制地浮现出傻笑。他冲上去揉着nino充满着嫌弃的猫脸,声音里充斥的快乐似乎是发自最纯粹灵魂和梦想的共振:“我的小说!我这次的故事的初稿被文学奖的评选组看上了!等我写完就能参选了!”


   nino好容易挣脱了相叶雅纪的魔爪,用爪子揉了好一会自己的脸才把那几根被揉歪的胡须揉直:“这不是很好吗,那你刚刚那一副丢了魂一样的我还以为你被炒了呢。”


    “好事是好事啦。”相叶雅纪叹了口气,往后一瘫倒在了椅子上转了好几圈,“可是我现在这个瓶颈期我完全不知道写出来到底能不能满足他们的期望。”


    nino经过这么好多天也确实是看出来相叶雅纪是真的在很严重的瓶颈里,也不扯别的了,体谅的用爪子的肉球拍了拍相叶雅纪的手:“你不是奇迹boy吗,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你要相信自己。”


    “可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不可能啊。”相叶雅纪手一捂脸仰天长叹,“打个比方你也不可能相信个自己就能变成人啊对吧,不可能的事情不论如何都不可能的……啊我不然还是打电话过去和他们说放弃算了。”




    “怎么就不可能了。”


    相叶雅纪愣了一下,慢慢地把手从脸上挪了下来,一下子被窗台上射进来的暖色残阳晃得一眩,好容易才定睛聚焦了视线。


 

    ……嚯。


    坐在窗台上的猫唇少年转过脸,澄黄的眼睛像是一柄锋利的剑,直直地把相叶雅纪的心脏穿了个通透。相叶雅纪感受不到疼痛,只有耳边什么在嗡嗡嗡地疯鸣,大脑中像是接收不到信号的老电视一样全是无意义的雪花点在闪现。


    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心脏像是突然悬浮在了胸腔的半空中,不上不下的无法跳动。像是有人扼住了他的喉咙,他说不出话,他无法喘气,他感觉自己快要死去。


 


    这是相叶雅纪第一次见到人形的nino,可他的内心却充斥着久别重逢般的欣喜若狂。




    他知道他会见到他的,从他明白自己爱上了笔下的二宫和也的那一天开始,他就这样坚定而清晰地明白着。



十二)


    看吧,这不就来了吗。



十一)


    相叶雅纪觉得自己大概真的并非凡人,这个接受能力这不是盖的。


    他用好几天的时间接受了一只猫会说话的事实,现在又用更短的时间接受了这只猫可以变成人的事实。


    相叶雅纪简直想给自己起立鼓掌。


    这么想着,相叶雅纪借着稿纸的掩护,又小心翼翼地打量起变成了人的nino来。


    人形的nino看起来完全是一位完整又正常的人类少年,有略微苍白的皮肤和纤细的四肢,五官肢体器官看起来也是一件不少的。虽然变成人了可是在相叶雅纪的眼里他还完全和那只姜黄色的猫的习性没什么两样,常常还是拖个坐垫坐在向阳的窗台或是阳台门前打着哈欠伸懒腰。唯几还能在外表上提醒相叶雅纪他就是之前那只猫的,大概只有猫唇与澄黄的漂亮眼睛,再就是看着他坐在阳光下时背影上被晒得暖烘烘像是糖浆一般齁人又甜蜜的姜黄色的软软的头发了。


    近期的他的爱好除了晒太阳和藏钱——nino还是可以从任性变回猫的,关于这一点相叶雅纪是从自己头顶上看起来还在不断变重的吊灯上得出来的结论——最近新加的爱好就是沉迷于从相叶雅纪包里翻出来的游戏机了。自从相叶雅纪教会他怎么使用之后,就开始愈发变得不可收拾了,至少相叶雅纪自己就再也没有能够碰到过自己的游戏机了。



    这就有点要命了。因为相叶雅纪发觉这完全就是他笔下的二宫和也,从外表到性格,分毫不差。


    而问题就出在,让我们回顾一下之前所说的,相叶雅纪确信自己是爱上自己笔下所写的那个主人公了。而那个被爱上的笔下的人,现在突然鲜活地站在了自己的眼前,这令相叶雅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就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又很美好的梦,在梦里清晰知道着这样的美好是不属于现实的时候是甜蜜地绝望着的,但如果在醒来时发现这样的美好又突然确确实实地出现在了现实里,却又会不知所措了。


    相叶雅纪现在完全就是这样的一个状况。


    现在的相叶老师更没法写稿子了,每天悄咪咪地借着各种稿纸茶杯饭碗碟子的掩护看着nino在家里光着脚走来走去,在阳光下慵懒地晒太阳打哈欠,趴在地摊上翘着脚打游戏,这一天就飞快的过去了。意识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除了傻呵呵地盯了nino一整天之外什么事都没做成。


    这确实不能怪他,因为相叶雅纪实在是太爱二宫和也了。对于只在他脑海里存活的爱意转移到现实来时,事实性地加倍放大了。


    

    真是爱到不行了,那所爱之人的从头到脚的每一个细胞都会在显得那么可爱,一举一动甚至是躺在那里小憩时一动不动都让人看不厌。在内心深处相叶雅纪等待这一天已经等待了很久很久了。他现在只想用全身心的感谢神,感谢他赐予自己的奇迹。




    爱情使人愚钝,可人类却总不知疲倦地追求这样的愚钝,还为此感到幸运和感激。



十二)


    “你行不行啊。”吃完晚饭的nino叼着根小鱼干晃荡到书桌旁趴着看着相叶雅纪,“今天也一个字都没动啊。”


    还不都是你害的。相叶雅纪看着那双在暖色台灯下发着柔和的光的澄黄的眼睛,硬生生把这句话吞进了滚雷一样的心跳里。


    nino看他也没回答,又晃晃荡荡地走到书桌旁的窗台上一蹦坐了上去,不等相叶雅纪反应过来就一把把他之前的稿子从书桌上抢了过来:“不然你和我说说看吧,你到底为什么写不出来。我觉得我还是蛮能扯的,说不定还能帮到你。”


    “啊啊不行!不能看!”相叶雅纪一下子慌了,伸手就要去抢。然而他忘了nino是一只猫这个事实,虽然化成人形了可是身体素质还在,一下子跳到橱柜上去相叶雅纪就怎么也够不到了。


    “有什么不能看的嘛……”nino诡计得逞一般地朝着相叶雅纪挤了挤眼睛。


   

    等待nino看完稿子的这一段时间对于相叶雅纪简直就是地狱。像是在等待宣判审判结果一样难熬,相叶雅纪坐立难安,生怕nino就读出来故事里的主人公和他一模一样,生怕他写在字里行间的那些小心思被他读出来。


   女高中生吗我。相叶雅纪自暴自弃地把头哐地锤在书桌上,把头发挠的乱糟糟的。



   “这不是很有趣吗!”过了好一会nino终于从橱柜顶上跳了下来,眼睛里的光告诉相叶雅纪他不是在撒谎,“为什么不接着写下去。”


    相叶雅纪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被喜欢的人称赞这件事情比什么都能把担忧冲淡,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呲牙笑着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有趣……吗?”


    “可是……”nino像是有点疑惑一般地翻了翻稿纸,“我总觉得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个主角和我好像啊。”


    果然被发现了,就是你啊。相叶雅纪好不容易放下的心脏刷地又提了起来,用紧张又蹩脚的演技装作轻松的样子:“啊,是吗。”


    “而且他的昵称也叫nino,你当时给我取名字的时候赶稿子赶疯了吧你。”看来nino并没有能读出那些不一样的感情,这多少让相叶雅纪安心了一些,“我觉得故事进展的很顺利啊,为什么会写不下去。”


    一聊到这个话题相叶雅纪就很绝望,想想大野智松本润和樱井翔他们也都是这样和自己说的,从来没见过会在这种进行的故事那么流畅的时候卡壳的作家,对于见过多少文章的编辑来说都前所未闻:“就是……你看嘛,一般来说小说到这个阶段就要进情感戏了呀!可是我对于情感戏这种东西很不擅长,我也没有什么经验什么的就不知道该怎么发展才是最好的。”


    然而他是那么爱着二宫和也,他只想给他最好的。


    “哇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还是零恋爱经验?”nino很惊讶一般地瞪大了眼睛,“果然是物种不一样啊没想到你们人类是那么腼腆的生物。”


    相叶雅纪的内心突然咯噔一下,攥紧了衣角支支吾吾地问:“那……那nino你就有经验吗?”


    nino用一种并不在意的神情笑了:“谁知道呢,猫大概是没有恋爱这种事情的吧,毕竟三秒钟的恋爱听起来也蛮不现实……”


    “是可能的啊。”相叶雅纪突然开口打断了nino。


    “哈?”nino一脸疑惑。


    “三秒钟的恋爱,是有可能的。”相叶雅纪一脸严肃地抓起nino的手,掰出一个三的手势,“我叫你开始数的时候你就开始数。”


    nino完全没有弄懂这个人的脑回路。或许是物种不同吧,他心想。看在他瓶颈的份上就陪他玩玩好了:“我知道了。”


    相叶雅纪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表情严肃地说:“开始吧。”


    nino觉得好笑,伸出手道:“三。”


    相叶雅纪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眼神灼热得他突然有点想要避开。


   “二。”nino转开视线,弯下去一根手指。



   “我喜欢你。”


    

    nino愣了一下,心脏突然失速。这是病吗?他想道,是和人类接触久了就会得的病吗?


   于是他故作轻松地眯起猫唇笑:“这才两秒啊。”


  

    相叶雅纪的脸突然在他眼前无限放大,接下来嘴唇上就出现了他这一生有记忆以来从未有过的温暖触感,湿润又温暖,带着淡淡的薄荷香,温柔地贴上了他不设防的唇。


    “一。”相叶雅纪结束了这个以唇贴唇的吻,抬起头鼻尖抵上nino的鼻尖,另一边手将nino还伸伸着的一根手指按了下去,顺势用自己的手包住了nino僵硬的手,“这就有三秒了。”


 

    “三秒钟的恋爱。”




十三)


    相叶雅纪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还没等nino反应过来,自己就先害羞了起来。啊啊我刚刚在做什么呀,心里这样呐喊着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


    “对不起!是我脑子坏掉了!对不起!”总而言之先道歉为强吧,相叶雅纪秉承着这样的原则双手合十朝着nino谢罪道。


    “开什么玩笑。”nino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颤抖,“我可是花了一生的时间来听你这个傻逼兮兮的告白啊,你欠我可欠大发了。”


    相叶雅纪这一下真傻了:“代……代价那么大吗?”


    “我的一生只有三秒,你的有多长?”nino没头没尾地突然问了一句。


    “啊?”相叶雅纪想了想,“大概……八十年?”


    “那你要做好觉悟哦。”相叶雅纪抬头看见了耳朵通红把自己半张脸埋在了衣袖里的nino澄黄色的眼睛狠狠地瞪着他,“你也要用你的一生来听我告白才行,不然就扯不平了。”



    “诶?”


    相叶雅纪一下子有点不能消化现实:“那……那你是说???”


   “バカ!”nino把自己的脸埋得更深了,相叶雅纪只能看到他露在外面越来越红的耳朵,对应着他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和愈发多到心脏盛不下溢出来的爱意。




    于是他不再遏制自己,冲上去一把把缩成一团的nino抱在了怀里。



    “一,二,三,四,五,六……”相叶雅纪紧紧地把nino抱在怀里,在他耳边轻声数着。


    “干什么啦你。”nino恼羞成怒地拍着相叶雅纪的背。


    “我在数。”相叶雅纪把nino又圈紧了一些,语气里满满都是藏不住的幸福和笑意,“在数你要抱我几辈子才能把这个债还清。

    



十四)


    

    “哈??”


    “七辈子啦。”


    “相叶雅纪你放不放手?!”


    “八。”

   

    “经验都有了你稿子还写不写!”


    “我不管,九。”



    ……




评论 ( 40 )
热度 ( 4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