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上的是一位伊卡洛斯,他飞得离太阳太近了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竹马相二】三回定理(一)

*是一个长篇。最近要进入人生一个很重要的阶段了,想让自己真的能够做到做一件事情坚持下去,所以希望如果能够完结这个长篇也能够给我自己一些信心

*模特拔x演员尼

*副SJ



    从左翼后台幕布缝中看过去,偌大的舞台上一片晦暗,只有背景布上空斜斜低向后打着的幽幽的黄光。那只为了工作人员的眼睛存在的光太暗了,暗到可以略而不计,暗到来不及落在地上便被翻滚的汹涌的黑吞没。


    有一个人静静地盘腿坐在舞台上,像是在那个被四面幕布包围出的幽闭的空间中享受属于他一个人的时间。观众已经开始入场,喧喧嚷嚷着吵成一团,远远听去是喧闹,可细细去听却又听不清那其中任何的内容,便更使人烦躁。这个世界被一道冗重的红分割成暗与亮,喧闹与寂静。远远看去台上闭着眼坐着的人像是睡着了,又像是在试图感受被隔开的那个光亮又热闹的不属于他的地方。


     一个人蜷在一起的身影在空荡荡的舞台上看上去那么孱弱,一身的白色成了黑暗里比照明更亮的光。不分明之间只能看到他的脊椎随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黄色的暗光随着起伏微弱的跃动。


    血红的绒,暗黄的光与他雪白的衣服点缀着这个涌动着黑色的空间。他是唯一的生命体,独一无二孤独的存在,那么悲伤,那么不堪一击,像是下一秒他的起伏脊柱就要被粘稠翻滚着的那些黑暗所压折。


    随着时间的逼近观众渐渐安静下去,像是在剧院中的光量一定要遵循某个平稳的比率一般,在观众席渐暗时,打在幕布上的灯光也渐亮起来。这才堪堪透过厚实的绒布的红光落在那人肤色略显苍白的脸上,为他身上添上了第四种颜色。


    音响中开始播送请观众关闭手机保持安静表演即将开始的提示,像是暗号一般,那个坐着的人在广播的最后一个字落音时站了起来。这时他终于注意到了左翼的不速之客,将这个理应属于他一个人的空间撕裂了一个裂口正在向里窥探的无礼之徒。


    但他也终究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他琥珀色的眼睛像是透明的,没有任何多余的杂色和感情的遮拦,一眼能看到最底。那甚至不像一个人类的眼睛,太过淡薄,太过冷漠。


    是被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被洗刷出这样的材质与色泽。


    一声笛响之后,幕布渐渐被拉开,透进来的光由线变面,终于投在站立在舞台中央的演员身上。就在第一丝光着陆在他的衣裳上那一瞬间,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仿佛是他所有属于人类的情感都被压缩抑在眼底的某一处,现在它们在瞬息间被释放,拥有着摧山裂地的力量,满满地从他的眼睛里溢出来,充斥着他直到指尖。


    他向前踏出一步,皱着眉笑着,眼睛里充斥着不属于他的复杂的悲伤,主角的第一句独白于情感流露接踵而至。



    那光是一道魔咒,让明明没有生命活在剧本里的人活过来,让明明活着却更像是没有生命的演员本身在舞台上凭空消失。



    无礼的窥探者浑身僵硬,感觉自己的毛发都在不住地颤栗。这就是演员。他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原来这就是演员。


    

    “相叶雅纪先生,请往这边走。”工作人员从后面走过来,拍了拍窥探者的肩膀。


    “好的。”相叶雅纪深吸一口气,回头对工作人员笑了笑,“好的谢谢你。”


    转身离去时,他不自觉地又回头看了一眼。可幕布那残留的一丝缝隙也被刚刚的工作人员拉上了,他什么也看不到了。工作人员看到他的眼神投来,便疑惑地问他还有什么问题。相叶雅纪摇摇头,终于转身向反方向走去了。


    

     于是红色又将这个世界分割开,光与暗,喧闹与寂静一线比邻。




    后台的通道宽敞而明亮,两边是成排的化妆室与各种服装道具间。演出进行期间的后台并没有能够闲下来,反而是更加忙碌。下一幕要出场的演员提着裙子急急忙忙地从舞台里奔跑过去,脚上穿着刚刚被工作人员用透明胶固定好的过大的高跟鞋。还有人在忙着在发际线上固定麦克风,却因为手不够长够不到而焦急不已。相叶雅纪看着抱着道具杂物跑来跑去或拿着剧本高声大叫着什么的工作人员,突然就笑了起来。


    真好啊。那么多人能够在同一个时刻享受同样一种心情。


    不知道是谁先注意到了走进走廊的相叶雅纪,在即使都是见多识广了的一流舞台剧的演员或工作人员们也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虽然大多还是放不下手头正在忙的工作,小小惊呼一声便又不得不转头继续搬运布景或固定自己的服装,也不除几个稍微有所空闲的小姑娘抱着色纸红着脸跑过来问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相叶雅纪对于所有的要求,握手问候有求必应,从始至终脸上挂着让人想要接近的笑容。虽然对于自己的来意什么都没有说全都打太极绕了过去,可也并没有给任何人不愿意回答什么问题的那种不适感。


    被围上来的时间相对于相叶雅纪人生中的经历是有史以来最短的一次,毕竟距离他们背后不过几步远的地方舞台上还有表演正在进行,还有几百位观众正在期待他们从头至尾都完美精彩的表现。小姑娘们也非常有专业素质的只寒暄了几句握了握手,也看不出有多少不甘地就又去忙自己的工作了。


    “这个剧团可真好啊。”相叶雅纪由衷地感叹道。


    带领他的那位工作人员笑了:“相叶雅纪先生是第一次来剧团吧。今天算是通常演出还算好的,等到特番或者新演出的时候那人和人之间可就连完整的对话都不会有了——我们到了。”


    工作人员敲了敲最里面那扇门,得到应声后便开门将相叶雅纪请了进去。


    “能被这样的好剧团邀请真是我最大的荣幸,谢谢你的带路。”相叶雅纪笑着向工作人员鞠了鞠躬。


    工作人员被他的笑容带得也笑了起来,摆手道:“哪里哪里,能邀请到那么厉害的模特也是我们的荣幸。您请进吧。”




    二宫和也在过于热烈的呼喊和掌声中第二次上台后捧着花走下台就被舞台经理叫住说总监督要找他,麻烦他现在就过去一下。


    二宫和也点了点头表示会意,却在经理转头走开之后便扭头走进了反方向的自己的休息室,将花随意地丢在了角落,从包里掏出游戏机完全不顾监督的命令开始了自己的一局战斗。等一局结束之后他抬起头看了看钟,已经是十五分钟之后了。于是他站起身拍拍衣摆,将游戏机放在桌上便走去了办公室。


    “抱歉来晚了,卸了个妆。”二宫和也漫不经心地也不敲门就把门推开了来。


    “骗谁呢你就你上台连个妆前都不会擦的人。”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樱井翔看着晚了十五分钟才进来的二宫和也,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真的下次你就上个妆吧灯光打上去会显得效果更好些。”


    “哎呀搞得那么麻烦有什么意思,都是演戏差别不大的。”二宫和也伸了个懒腰,转身关门的时候才注意到坐在一边的相叶雅纪,一下子兴趣上来了,挑了挑眉,“哟呵,樱井翔你行啊,哪弄来的这个大明星。”


    相叶雅纪见到二宫和也这个在演艺圈娱乐圈事迹都广为流传的传说级演员,一下子紧张得不行,连忙站起身来在裤子上猛擦了几下手上的汗,握住了二宫和也的手:“二宫先生您好,我是相叶雅纪。”


    “哎好好好。”二宫和也安抚小狗一般地拍了拍相叶雅纪的手,将他按回到座椅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转头问樱井翔,“你又想搞什么事儿?还是说J想搞什么事儿?”


    樱井翔看着这两个人的动作笑着摇了摇头:“要不是不知道我还要以为你们已经认识很久了——这次都不是,是大野的注意。”


    “哈??”二宫和也一脸不可置信,“那尊活佛居然能蹦出那么异想天开的想法?什么日子那是?什么开光日?”


    樱井翔有点好笑地看着被二宫和也两手压在座椅上浑身僵硬紧张到不行的相叶雅纪,那种拘束感完全想象不到他明明是一个全国上下的女性中都人气极高的国民级别的模特:“大野好像是跟相叶出去喝了几次酒,两人关系就变得特别好了。大野当时不是正在写新的剧本吗,他可能一不小心就把自己身边正在交往的人写进去了——你也知道他的。所以就把他叫来了,毕竟是量身安排的角色。”


    二宫和也挑了挑嘴角,还来不及说什么相叶雅纪猛地一下抬起头,特别真诚地看着他说:“我可以的,我真的可以的!我模特出道之前学的就是表演,在地方小剧团里也混了五六年。虽然没有什么太多的经验但是我真的会努力的,二宫先生请您相信我给我一个机会吧!”


    二宫和也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的捂着肚子鼓起了掌:“哈哈哈哈哈哈樱井翔你过几天遇到大野一定要问问他,平常都是去哪才会遇到这种人。”


    樱井翔起身给自己倒了杯茶,耸耸肩:“帮你问了有什么用,说得好像你就会出门一样。话说今晚有一个和赞助商的宴会你去吗?”


    “不去。”二宫和也还没等樱井翔这句话落音就果断地拒绝了。


    樱井翔挑了挑眉,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走过去拍了拍相叶雅纪僵硬的手臂:“你放松吧没事,既然我们已经叫你来了,松本润也已经见过你了,那就说明你已经没问题了。剩下训练彩排的事情我把你交给二宫,他说话虽然不太好听但是是个好人。”然后又抬手拍了拍二宫和也,“对吧好人?“


    二宫和也一脸嫌弃地抖开樱井翔的手:“没事别给我发好人卡。”


    樱井翔哈哈大笑,然后说着自己还有和灯光组的会议要开便出去了。



    “那个……二宫先生。”房间里只剩两个人了,相叶雅纪非常紧张地开口。


    二宫和也摆了摆手:“别这么叫我了听着怪难受的,叫我名字就行不用加尊称。”


    “啊好的。”相叶雅纪揉着自己的一角,有点手足无措,想了半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真的不知道我行不行,毕竟我不是专业的演员,和那么顶尖的剧团合作真怕拖累了大家。”


    二宫和也轻轻地笑了笑,双手一撑坐上了樱井翔的办公桌,随手拿起一只印章抛了起来:“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想的,突然作为一个模特被邀请来演舞台剧这件事。”

    

    相叶雅纪被问得也一懵:“就……非常荣幸非常开心!但我很担心自己能不能演好,你会不会嫌我太弱嫌我笨什么的……”


    二宫和也把印章向前一抛,吓得相叶雅纪急急忙忙伸手接住:“演戏这种事情那有什么演的好与不好之分,大家谁都会演戏,你会我会,喏你看下面那个扫地的大妈,连她都会演戏。”


    “谁活在这个世界上对每个人都是真实的?从小学的时候忘记写作业说落在家里了到长大之后被告白说对不起我最近想把心思集中在工作学习上不想恋爱,这不都是在演戏。每个人每天都在磨练自己的演技。”


    二宫和也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直视着相叶雅纪的眼睛指着他的鼻尖说:“而你现在要走上舞台要做的事情,就是像假装真的把作业落在家里一样要去想编出什么样的细节才能让老师真的相信你,假装自己真的是剧本里写的那个人,编出表情和动作的细节让观众真的相信你——这是一个道理的。”


    相叶雅纪感觉自己一下子接受了太多的信息有点处理不过来,一时愣住了。


    “哦另外。”二宫和也把自己写着联系方式的名片啪地一声拍在相叶雅纪的胸口,转身就往门外走,走到门口突然像想起什么一般,“我确实觉得你蛮笨的,这个你真没想错。”



评论 ( 9 )
热度 ( 1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