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上的是一位伊卡洛斯,他飞得离太阳太近了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复健作,瞎看看就行



一)

    相叶雅纪有一个秘密。


    他是人群中不经常做梦那一派的。


    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被称为秘密的秘密。


    真正的秘密是,只要他一做梦,那么必定全部都是关于同一个人的。



二)

    第一次的梦来得莫名其妙。


    相叶雅纪梦见自己站在学校摆着每个人储物柜的走廊里,阳光从身后的窗户直直地照进来打在铁质的柜门上反出过于刺眼的光。相叶雅纪眯了眯眼睛,努力地回想自己来储物柜是为了拿些什么。


    就在他还在努力地思考着的时候,身后有人走了过来,绕过他的背后停在了距离他的储物柜大概三列左右的位置,伸手去够放在柜子顶上的吉他袋子。


    少年抬起头的那一瞬间相叶雅纪想他是谁来了,是隔壁班的二宫和也。两个人因为棒球队的事情有过交集,但是因为学校的棒球队分成两个分队,而两人又不在同一个分队里,所以并没有过什么交集。



    储物柜的走廊是朝西的,相叶雅纪升到高中一年从来就没有见过这里能够有这么好的阳光。可是现在的阳光就是有那么的漂亮,带着澄黄的暖色充斥着整个廊间,把这个狭窄的空间烘烤得温暖又明亮。微小的细尘顺着不可见的气流在空气中悬浮,一点一点地反着光,像是白昼之间耀眼的星辰,闪闪发亮。

    

    二宫和也从袖子底下露出来的一截手腕在直射的光下闪着几乎透明的色泽,堪堪能和白衬衫的颜色融为一体。看起来似乎没有太刻意搭理的头发有点翘,朝着太阳的那面被晕染成金色与栗色,像是被烘烤着的面包之类的东西,看起来蓬松又温暖,站得远远地几乎都能闻到一股暖洋洋的气息。


    相叶雅纪着了魔一般地愣愣地看着光流顺着因为身高不太够而努力仰着头的二宫和也漂亮的下颚线落到下巴,看着他用手指一点一点地把吉他包的背带勾出来拉了下来,每一根肌肉的运动都因为光影的魔法变得有哪里不太一样。那一瞬间他突然有点明白了坐在自己旁边整天昏昏欲睡的大野智每天嘟囔着的人体美学是个什么东西。


    二宫和也大概是注意到了旁边过于直接的视线,淡淡地转过眼睛看了一眼。


    那一秒相叶雅纪分明在那双眼睛里看见了流动的枫浆与蜜糖。


    然而他大概是觉得无趣,不几秒就把脸转了回去,无视了一旁奇怪的相叶雅纪,自顾自地拉开了有些卡住的铁柜门,发出了不大不小的一声响。



    咔哒。



三)

    那似乎是高中毕业宴会的续摊。


    棒球部的一大群人吵吵嚷嚷地挤在昏暗的KTV包房里,顶上的彩灯打出来的光都不及少年们的色彩来的明亮。大家都喝了不少酒,一个个正在兴头上也似乎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亢奋的状态里,互相搂着脖子拿着话筒大声吼着听不清的歌词,挥洒着看似用不尽的青春,用尽全身的力气诠释着年少轻狂。


    相叶雅纪也被灌了不少酒,这个时候正晕晕乎乎地缩在角落里,抱着膝盖傻笑着看着队友们一边抹眼泪一边唱歌的蠢样。


    “喂,バカ。”二宫和也猝不及防地从旁边冒出来,用冰水杯子贴了一下相叶雅纪的脸,凉得相叶雅纪一个激灵跳了起来,但倒是清醒了不少。


    “不要那样叫我啦……”相叶雅纪嘟囔着抱怨,伸手接过冰水大灌了一口,“谢啦。”


    二宫和也看起来似乎也喝了不少,耳朵尖都红红的,但是另一只手上还拿着喝了一半的酒杯没放下,一屁股坐到相叶雅纪身旁就开始一口一口慢慢地嘬。


    相叶雅纪活动了一下坐了太久变得僵硬的脖子,扭头问二宫和也:”你不去和他们一起唱歌吗,是你以前队里的同辈吧——虽然我是不太熟悉啦。”


    “说得好像我很熟一样。”二宫和也笑着眯了眯眼睛,“说起来如果如果当时我没有被调到你们队里,我大概第二年就会退部吧——在社团里没有人可以聊天也蛮无聊的。”


    “诶……”相叶雅纪拉长了音调,无意义地放空着。


    因为酒精的缘由他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连就坐在自己身旁的二宫和也他都看不太清晰。然而这个二宫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和他在和与二宫和也熟起来之前那个莫名其妙的梦里的二宫和也重叠了起来,明明是在暗得不能再暗的地方,可他看起来就像是被阳光烤的暖烘烘的一样,温暖又美好,整个人都充斥着蜜糖般的色泽。


    “嘿你知道吗,”相叶雅纪想起这件事又傻笑起来,晃动着玻璃杯里的冰块说道,“说起来好像很无厘头啦,但是我在你转队的前一天晚上梦到你过。很奇怪吧,明明那个时候我们还一点也不熟来着。”


    二宫和也垂着眼睛抿着酒杯沿诶了一声,也没有过多的反应,相叶雅纪便接着说了下去:“你当时转队过来我看到你的时候就想啊,哇,你和我梦里长得一模一样诶……恩……怎么说呢……”


    相叶雅纪转过身揉了两把二宫和也蓬蓬的头发,龇牙咧嘴地笑:“啊对,像是一大——块蜂蜜面包一样。”


    二宫和也嫌弃地瞥了相叶雅纪一眼,把他揉着自己头发的手挥开:“什么啦。”


    “真的呀,”相叶雅纪死皮赖脸地往二宫和也身边又靠了靠,掰着手指数了起来,“小和你看,抱起来软软的,手的形状也像面包一样,眼睛的颜色又和别人不一样特别像蜂蜜,头发也有点棕色的感觉……”


    二宫和也捧着杯子嗤嗤地笑:“喂你这样形容起来,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啊。”


    “怎么会啦!”相叶雅纪立马出声否决,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在二宫和也说出是不是喜欢他的那一瞬间,相叶雅纪觉得自己心脏似乎都悬空了几秒。


    “那,”二宫和也一仰头把杯子里最后一口酒喝干,把身子凑了过来,贴近了相叶雅纪的鼻尖。两个人对视了两秒,然后相叶雅纪就呆愣着眼睁睁地看着二宫和也侧过脸吻住了自己,柔软的触感滚烫得真实。


    “现在你肯定喜欢我了。”醉醺醺的二宫和也红着脖子大笑着倒在相叶雅纪肩膀上,开始嘟囔一些听不清的话。


    而相叶雅纪还愣在那里,只有心跳像滚雷一样擂动。他不禁伸出手抚上自己的胸口来确认自己是否真的还活着。




    然而就在手贴上胸口上的那一瞬间,相叶雅纪睁开了眼。




四)

    这就是他人生中,第二次梦见二宫和也。




五)

    从那以后相叶雅纪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虔诚地祈祷自己不要做梦。他害怕再这样下去他会越陷越深,越来越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心情。


    特别是发现进到大学之后和二宫和也还是同一个宿舍的时候,他的内心是雀跃又崩溃的。


    毕竟旁人是没有办法想象那种一睁眼就能看见在自己梦里和自己这样那样暧昧恋爱着的人就躺在自己对面床上的感觉。


    太刺激了。


    然而做梦这种东西无法控制,相叶雅纪依旧隔三差五地在梦中见到二宫和也。


    在开始做这些梦之前,他从来不知道原来梦境是这样真实。就算是醒来之后他也依旧能够回忆起梦里二宫和也指尖柔软的触感,近在咫尺的蜜糖色的双瞳,拥抱起来显得更加娇小的身材,那双滚烫的猫唇,就连自己每次心跳加速的感觉他都能够清楚地回忆起来。


    就像是在现实中真正发生过一样。


    而就是这样的真实感反而给回到现实之后造成了巨大的落差。明明两个人就本来没有在恋爱,但是早上二宫和也用朋友间那种距离感跟他问早的时候,他还是会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像是莫名其妙就失恋了一样,而且这样的感觉随着梦境次数的推移一次又一次地增加。



    甜蜜又痛苦指的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六)

    “你昨晚是不是做梦了。”另一端的两个室友开始打呼噜的时候,相叶雅纪听见二宫和也在对面小声地问道。


    相叶雅纪心里咯噔一下,故作平静地咽了口口水:“啊……我说什么梦话了吗?”


    “是呀,”二宫和也似乎在黑暗里翻了个身,床板吱呀吱呀地响了两声,“你说梦话了,特别大声那种。”


    “诶……诶?”相叶雅纪觉得自己心跳越来越快,吓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他一边努力祈祷着自己千万别说了什么奇怪的梦话一边小心翼翼地确认,“我说了什么?”


    “倒也没什么啦。”二宫和也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




    “就是叫了我的名字而已。”




    相叶雅纪的呼吸一瞬间停止了,脑子一片宕机,只能下意识地支支吾吾地应付:“啊……啊哈哈……那可真是奇怪啊……”


    “确实挺奇怪的,我昨晚就觉得很好奇来着。”二宫和也又翻了回来,面朝着相叶雅纪问道,“是关于我的梦吗?”


    相叶雅纪再也听不见自己说了些什么了。他的耳朵边只有自己的心跳像是滚雷一样地响,淹没了旁边室友的呼噜声,外头夜风吹过树梢的沙沙声,以及这样那样一切的声音。就在这个只充斥着他心跳巨响的世界中,他看见对面人朝着他的那双眼睛,月光下像蜜糖一样甜蜜的色泽粘稠地淌。然后他或许说了些什么,又或许没有,可对面那双眼睛分明带着笑意眨了眨,然后慢慢眯出了一汪令人晕眩的弧度。


  

    于是相叶雅纪便连自己的心跳都再也听不见了。




七)

    相叶雅纪刷地睁开了眼,迎接他的是透过窗帘刺眼的东京都早晨的太阳。


    他疲惫地伸了个懒腰,用力揉了两下没能适应光线的眼睛,转过身习惯性地拥抱住了躺在身边的人,揉了揉他被背后太阳晒得暖烘烘的头发——是熟悉的温度和甜度。于是相叶雅纪开心地笑着吻了一下恋人的发旋。


    二宫和也迷迷瞪瞪地往他怀里钻了钻,口齿不清晰地说:“做梦了?”


    “嗯。”相叶雅纪把二宫和也背后的被子往里面掖了掖,哄小孩一样地拍了拍他的背。


    “梦到什么了?”二宫和也依旧没清醒,每个音节都黏糊糊地粘在一起,要很努力地才能够听清,就是这样的二宫和也让相叶雅纪觉得可爱得要命。


    相叶雅纪微笑着叹气,伸手把预定好的闹钟取消,又缩回手来搂住二宫和也:“你知道我梦到什么了的。”



    “除了你,还会有谁呢。”








FREETALK


有几个gn和我说这篇感觉特别真实

其实原因是因为,这篇文其实就是我本人的经历2333因为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很明白到底会是怎样的心情

虽然没有这样的结局就是了


过两天或许会在子博简单讲讲我与那位小姐姐的故事吧,或许。









评论 ( 20 )
热度 ( 3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