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doesn’t discriminate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Formulaic Love 程序式恋爱

机器人paro

本子里未公开的一篇,今天场贩也结束了就发一下吧

AO遇到的你们都太可爱啦


1)


“先生您好,这是您的快递。”打开门时看到的就是站在门口扶着身旁比自己高上好几厘米的快递员礼貌地微笑。


“……我不记得我有买什么东西。”被打断了理应奉献给无尽睡眠的周末早晨的二宫和也睡眼惺忪一脸不耐烦。


“您确认吗?”快递员从箱子上撕下快递底单对着确认道,“B栋7A,应该是您的地址没有错。寄件人是……叫做松本润。您认识吗?”


二宫和也望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的箱子欲言又止,从门里探出身子甚至不太带尝试性地抬了抬箱子——纹丝不动,最终点头侧过身:“帮我搬进来吧。啊,推车可以推进来没关系。”


“好的先生。”快递员依旧保持着灿烂的微笑,将手推车推进了玄关,然后又止了步,神情复杂地转头望向二宫和也。


“推进来吧没事。”二宫和也随意地把地上摊得乱七八糟的游戏机线和碟盒推开,腾出一片若有若无的空地来。


快递员小心翼翼地将那个箱体上标示着大大的“易碎物品轻拿轻放”的箱子挪到那片空地上,推着手推车咕噜咕噜地离开了。


二宫和也关上大门,看着客厅里横躺着的巨型箱子沉默半晌,当机立断地决定回去睡个回笼觉。



2)


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房间都被窗外的阳光染红的时间。


二宫和也决定起床喝杯水。迷迷瞪瞪地走出房间,一拐弯就一脚踢上了什么东西。


被踢到的东西纹丝不动分毫未伤,踢到的人倒是疼蹲在地上揉了半天脚趾。抬头就看到箱子上写着的“易碎物品轻拿轻放”,觉得这个标签应该从她身上换到自己的身上来。



3)


二宫和也决定把它拆开,不能再留在这种老要过路的地方祸害自己了。


他跑到厨房拿了一把剪刀,嘶啦一声把横躺着放的箱子上的胶带从头划到了尾。


拆游戏包裹拆出来的干净利落的开箱技术。


二宫和也一边拆着一边想起来了,松本润确实前几天和自己说有要给自己寄东西,说是送生日礼物


然后他想起来过几天好像是自己的生日。但这并不太重要。


二宫和也面无表情地把箱子盖打开,然后迅速地面无表情把箱子盖儿合上。


接着他拨通了电话。



4)


“J,你去自首吧。”



5)


松本润花了好大功夫解释清楚自己没有杀人也没有绑架,就算做了这种事也不会把藏尸箱寄到二宫和也那里去。箱子里躺着的这个看起来健全又安详的人类也不是真实的人类,是松本润在去了一次好友的家里之后真实的担心他有一天死在家里烂掉都没人发现而送去的实用关怀——居家型机器人。


现在的机器人都长这样了吗。


挂断电话的二宫和也蹲在箱子旁边,看着平静地躺在一堆泡沫纸中间的成年男性模样的玩意。


不可置否地说,这款机器人一定会在女性中很有市场。茶色的柔软发丝,高挑的身材和八块腹肌,就算不睁开眼二宫和也也完全可以判断出这个相貌一定会是走在路上会被小姑娘偷拍在SNS上疯传的类型。他看起来那么鲜活,皮肤下似乎有血液在流动,连脸上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他看起来像是陷入了永恒的睡眠,而不是无聊纯粹的没有开机。


二宫和也莫名其妙想到了白雪公主,以及陷入永眠的白雪公主是如何被开机的。



别吧。



6)


当然事实是当然不可能有用接吻开机这种操作的。


二宫和也根据说明书把箱子底下的电源线接上了插座。说是第一次充电需要充上三个小时,以后就不需要再接线充电了,机器人能转换太阳能为自己的能源所用。


挺人性化的。


二宫和也用了好大力气推了好久把箱子推到了墙边,给自己腾出一块地方,然后百般无聊地打开了屏幕接上手柄打起游戏。



说实话二宫和也也觉得自己的人生蛮无趣的。做着普通职员的生活朝九晚五,偶尔加点小班,生活还算非常规律。除了上班人生似乎全部都奉献给了电子竞技事业,说朋友也没几个,从来也没人喊他去什么聚会,他也乐得清闲。生活中就这样秉持着能不动就不动,能在家里就别出门的人生宗旨,度过一天又一天重复倒带一样的生命。


似乎除了游戏里更新的存档之外,也没有什么能够证明人生的时间还在流动了。


二宫和也也说不上这样的生活是好还是不好。只是偶尔在某些日子,例如这个被迫想起的一年一度的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日子的前夕,会感到有一些莫名其妙的难受。


二宫和也叹了口气,放下手柄闭上眼睛。阖起的眼帘里头全是五光十色的游戏界面残影,跳动着一些和他无关的鲜活。


如果就这样死去感觉好像也不错。



黑暗之中二宫和也突然感觉脸上出现了什么温暖又柔软的触感,他吓了好一跳,一个激灵睁开了眼,差点没跳到茶几上去。


“是我吓到你了吗?”眼前跪坐着的茶发男子有着温柔得像是五月穿过柳絮的阳光一样的声音,他一脸担忧地收回手,“抱歉。”


是吓到了。可是二宫和也看着眼前这张二枚目系真诚的脸,像是看着大型犬似的,一下子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有,有点可爱。



7)


二宫和也看着面前这个凭空出现的房子里的第二个人,一下子脑子有点乱。他看了看面前一脸诚恳的人,又机械地转头看了看墙边空了的箱子,明白了。


“你充好电了还能自己爬出来的?”二宫和也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表情,觉得自己应该先安慰一下眼前好像有点受打击的人,“吓到我不是你的错,是说明书上没有写清楚这个。”


“我应该在箱子里等着不动来和你打招呼的,抱歉。”机器人挠挠头,似乎是真挚地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内疚,“可是我以为你哭了,就一下子担心得没有忍住。”


二宫和也不解:“可我没有哭。”


“根据我收集到的面部表情数据分析,我的信息库告诉我你很难过。”机器人皱着眉望着二宫和也,无机质的眼里盛满了担忧,“理论上来说,难过到这个等级的话,是会哭的。”


“那很好,机器人先生。”二宫和也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坐着太久僵硬的腰,长舒了一口气,“麻烦你把这条信息加入你的信息库——我不太擅长哭泣。”


“好的。可是哭出来会对你比较好,真的。”机器人先生的眼神真挚又明亮,“另外,我有名字的,你可以叫我MASAKI。”


“MASAKI?”二宫和也思考了一下,端着水杯在空气中比划着问,“哪个MASAKI?雅紀?真崎?”


机器人先生笑得一脸灿烂:“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哪个我就叫哪个吧,我都喜欢。”


二宫和也没由来地觉得这位机器人先生如果是真人的话撩妹应该是一把好手。



8)


但是二宫和也觉得起名字这件事情怪恶心的,于是跑过去看了包装盒,看到上面写的是“相叶—MASAKI1224”。他指着问:“相叶是你的姓吗?”


机器人先生摇摇头,解释道:“是我这个系列的名字,像是编组号那种。”


“行吧我就叫你相叶了。”二宫和也在机器人先生——哦不,相叶先生即将开口反驳他之前抢道,“麻烦把这一点也记下来,对于人类中的社会人来说,叫名字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除了恋人之外,成年之后认识的人我们叫姓叫的更顺口。对于我来说叫我名字的大概只有我的亲人了。”


相叶明显对于不能被叫名字这件事情很沮丧,但还是本着机器人的职业服务素养点点头:“那好吧。”说罢就站了起来,刚要迈开步子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了一样,一敲脑袋蹬蹬蹬跑到二宫和也面前,“嘿,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二宫和也。”二宫和也发现相叶比他想象中要高出太多了,站在他面前他几乎要仰起头才能和他对视,“叫我二宫就行。”


“可是叫二宫感觉好冷漠啊。”相叶皱起眉摇摇头,“我不喜欢。”


二宫和也不可置否地耸耸肩:“这就是社会人的世界,你要学会适应。”



9)


“可我真的很想叫你和也。”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之后,相叶委屈巴拉地开口。


二宫和也叼着pocky坐在地上按手柄,含糊不清地吐槽:“你一个机器人哪来那么感情丰富又多事儿。”


“那这样吧!”相叶一拍脑袋,蹭蹭蹭蹿到二宫和也面前,眨了眨眼,“我成为你的恋人就可以了吧?”


二宫和也一时语塞,手上动作一滞,眼睁睁地看着相叶挡着的屏幕上跳出gameover。



“学的挺真啊。那你咋不说要成为我妈呢?”


顶着一张在相叶的数据库里分析为愤怒的脸的二宫和也,用平静的语气如是说。



10)


然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二宫和也真的感觉自己多了个妈。


作为一个居家型机器人,相叶的作用除了唠嗑,最本质的功能就是做饭和打扫家务。自从相叶来到家里之后,每天二宫和也下班回家看到整洁的房子都会有一种自己家的面积扩大了一倍的错觉。


这倒还没什么,毕竟这个房子对于他来说的作用就是一个打游戏和睡觉的地方而已。


最让他不适应的,就是每天推开门都能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菜香味,以及推开门就会蹦出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的过于像人的机器人。


他和相叶抗议过自己不喜欢肢体接触这件事情,但是相叶坚决地驳回了他,表示自己的服务准则里面就有要给予客户温暖关怀的条理。


二宫和也对于与人的肢体接触一直是很排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相叶不是真正的人的原因,被相叶拥抱就不会有难受的感觉。


相叶作为一个机器人有着太过真实的怀抱:恰到好处的温热体温和柔软的胸膛,还有不知道哪里散发出来的好闻的清爽香味。“欢迎回来。”高个子的居家机器人会弯下腰用毛茸茸的头发蹭蹭二宫和也的脸,笑着这样说。


“……我回来了。”


即使是一个人生活习惯了会感觉有些奇怪,但是说实话,二宫不讨厌这样的感觉。



11)


不过相叶做菜还真的是一把好手。二宫和也嚼着汉堡肉一边这样想。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坐在餐桌对面的相叶开口道。机器人不经过人类的允许是不能自主提问的。


“你说。”二宫和也切着厚实多汁的汉堡肉头也不抬。


“我来之前,你平常都吃什么呀。”


二宫和也思索了一下,发现明明相叶才来没几天,他就觉得好像以前一个人生活的日子已经很遥远了:“点外卖……或者不吃。”


相叶的眉头深深地拧了起来:“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呢?”


二宫和也无所谓地耸耸肩,将一块汉堡肉放进嘴巴里嚼着含糊不清地说:“反正这么多年都这样活过来的,不也没死吗。”


相叶看上去很想反驳二宫和也,眉头拧得紧紧的,但是最终只是叹了口气:“算啦,反正以后有我了,就不会让你再祸害自己了。”


什么恋人口吻啊。二宫和也在心里吐槽。



“话说,”不一会相叶又开口道,“你是不是很喜欢汉堡肉。”


二宫和也拿着刀叉的动作顿了一下,思考了一会道:“倒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吧。”


“是喜欢的哦。”相叶笑眯眯地在桌对面指了指二宫和也的脸,“是吃到很喜欢的东西的时候的表情。”


二宫和也有点怀疑机器人面部分析这个技能是不是有点针对自己这种人,什么谎也撒不了了。


“这样的表情很可爱。”桌对面的相叶撑着下巴依旧盯着二宫和也,歪头撅起嘴道,“可爱得我想每天都给你做汉堡肉了。”


“每天都吃同样的东西,再喜欢也会变得讨厌的。”二宫和也叹气摆摆手,“麻烦您把这个一起记录进你的数据库。”


桌对面的机器人先生不说话了,看起来有点小伤心。



12)


“啊啊啊这里怎么跳啊?按这个吗?”相叶手忙脚乱地按着手柄,“啊不行!啊……掉下去了。”


二宫和也无奈地放下自己的手柄:“你行不行啊你。”


相叶委屈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为什么我的手还是没有你那么灵活呢?”


“也是,”二宫和也安慰性地拍了拍相叶的肩膀,“毕竟你还不是真正的人类嘛,有技术缺陷是正常的。”


“嘿,我想到一个办法。”相叶突然转向二宫和也,眼睛闪亮亮,“你可以借我输入一个数据吗?”


二宫和也不解:“你要我帮你输入什么数据?”


“喏,手借我一下就好了。”


二宫和也迷惑地把手伸了出去,下一秒就被相叶比他大了一整圈的手包裹住。他突然有点嫉妒相叶,能有被配备出来的最好看的身材和脸,就连手都能被设定得那么好看。


“喂你想干什么啦。”大概有那么十多年没有被人握住过的手,此时感到了非常奇妙的不适。


“不要动哦,就一小会。”相叶弯着眼睛看着二宫和也笑着说,手上攥得更紧了一些。


二宫和也望着那双盛满明明是数字化合成的感情的眼睛,突然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作为一个机器人,相叶的皮肤有过于真实的触感,柔软又温暖。指节分明的手指一节一节地滑过二宫和也的手掌、指背、指节、指腹、指尖,瘙痒又酥麻。他没有用过大的力度,恰到好处得如同细细摩挲着一件珍贵的宝物,试图将它每一个细节都刻在心中。


“这样我就可以明白你们的手是怎么发力的了。”相叶的手一边摩挲着划过二宫和也的无名指时,垂着眼睛轻声笑了一下,“二宫的手好软呀,像是棉花糖一样。”




糟糕。


二宫和也僵硬地望着自己被攥着的手,明明知道是由机械维持的温度顺着指尖一路飞奔到神经中枢,脑袋里头有什么东西连着胸腔在突突突地飞跳。他突然感到口干舌燥,生生地咽了口口水。


糟糕了。



13)


喜欢上机器人这种事情,放在二宫和也身上,好像还蛮符合这个宅男设定的。


想想应该是挺适合拍电影的情节,我的机器人男友什么的。


自从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了这样的心思之后,二宫和也就天天提心吊胆会不会被那个老能从面部表情读心的机器人把自己的这点小秘密读出来。


不过幸好可能恋爱是一种太过复杂的情感,对于面部表情表达没有太多的固定形式,似乎就没有暴露。



二宫和也小心翼翼地捧着味增汤的碗,越过碗沿悄悄地偷看坐在桌子对面朝阳位置正在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机器人。


可能是因为用太阳能合成能源的原因,相叶特别喜欢晒太阳。每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都能看到他一脸享受地坐在阳光里,茶色的头发和睫毛都在阳光下闪着半透明的光,像是融化的蜜糖一样甜的齁人。


不骗人,看着这样的相叶,二宫和也能多吃下一碗饭。


“我去上班啦。”二宫和也拖拖拉拉到最后一分钟才放下碗,打招呼道。


“哦!”相叶睁开眼,龇牙笑着挥挥手,“一路小心哦。”


真好。



14)


可是世界似乎永远不会让一件事情顺利地发展太久。


“嘿,我跟你说一件事。”晚饭过后打游戏看起来似乎一直心不在焉的相叶在第五次gameover之后放下了手柄,转向二宫和也道。


二宫和也伸了个懒腰,倒着靠到了背后的沙发上:“什么事?”


“系统告诉我我需要更新程序了,”相叶顿了顿,迟疑了一下,“我今晚就需要更新。不会很久的,明天早上大概就能完成。”


二宫和也若无其事地点点头:“行啊,挺好的。”


“但是有一个问题。”相叶沉默了一会之后,有些难过的样子开口,“我是新产品所以数据库不是很稳定,更新系统很有可能会让我的数据储存清零。”


二宫和也活动脖子的动作突然顿住了,一下子脑子里闪过大片大片的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相叶的话。


“抱歉,”相叶皱着眉凑过来,柔软的指腹划过二宫和也的脸,“是我让你感到难过了吗?”


二宫和也故作轻松地干笑两声:“无所谓呀。你看,就算你没有清零你不一样不记得我告诉你的事情。我不擅长哭这种事的,你大概也不会有给我擦眼泪的……”


二宫和也突然顿住了。


相叶方才划过他脸的指腹上,分明落着亮晶晶的水痕。


他愣愣地抬起手摸自己的脸,一片湿润。



15)


“我不会被清零的,我保证。”


相叶在二宫和也为他接上电源前最后一瞬这样说道。



16)


二宫和也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的。


他一晚上都没有能够睡着,一直在不自觉地思考着如果相叶被清零了的话,他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但是回头又想想,相叶来到他身边也不过一周不到的时间而已,比起他三十多年的人生来说是微不足道的时间。可他已经完全无法再想象去过以前那样一个人的生活了。


就因为一个机器人而已。


二宫和也在自己内心嘲笑了一番自己,揉了揉发痛的头,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打算给自己一个悠闲的周末早晨,慢慢地走到洗手间刷个牙,然后慢慢地从冰箱拿出一瓶牛奶加热,再慢慢地去查看相叶的状况。


可他的脚接收到的似乎不是这样的命令。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飞快地跑到了客厅,跑到了装着连上了电源线的机器人箱子旁边。


太没出息了。二宫和也啧了一声,在内心嘲讽自己。



17)


掀开盒子盖的时候,他的手是颤抖的。


二宫和也说不出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他脑子里闪现过无数种不同的情况,可它们终究都消失不见了,留给他大片大片的空白。


熟悉的脸安静地躺在盒子的泡沫之中,睁着眼,眨巴眨巴地看着他。然后他机械地晃了晃关节,从箱子里坐了起来。


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早晨,阳光与温度都恰恰好,正好是能够融化蜜糖一般茶发的程度。二宫和也觉得可能是空气里的糖度太过饱和,他几近窒息。


二宫和也愣愣地望着那双眼睛,张了张嘴,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莫名其妙地感到恐惧,心脏跳动得快要飞出来。


咚咚咚咚咚咚。他清晰地听见自己心跳。


“早上好。”那依旧是温柔得像是五月穿过柳絮的阳光一样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只剩下心脏可以活动了。


坐在箱子里的机器人先生看着他笑了,笑得阳光又纯粹。




“你好,我叫MASAKI。我该叫你什么呢?”




18)


寂静。二宫和也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他望着那双干净漆黑的眼睛,喉咙像是被扼住一样。形象地来说,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在做自由落体,无尽地坠向无名的深渊。


“你好?”机器人先生皱着眉,很担忧地再次开口,“请问你没事吧,你看上去很难过。”


机器人先生从箱子里朝着二宫和也干燥的脸伸出了他的手。



19)


“没事。我不擅长哭泣。”二宫和也挤出一个干笑,摇摇头,“你好,我叫二宫和也。”


他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微笑的脸,顿了顿。


“叫我和也就好。”


20)


机器人先生在阳光下龇牙咧嘴地露出一个大大的诚恳的笑,伸出了自己的手:“好的和也。”


二宫和也强迫自己咽下所有哽在喉咙口的复杂情绪,握住了对方伸出来的手:“那以后请多关照,MASAKI。”


他礼貌性地用力握了一下机器人伸过来的手,他知道自己需要立刻抽离。不然太过熟悉的温度和柔软会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可对方却牢牢地钳住了他的手。


“嘿,”二宫和也不满刚要出声提醒,却突然愣住了。


机器人先生的手正轻轻地,一个指节一个指节地摩挲过他的手指。


他呆滞地抬起头,发现机器人先生正笑眯眯地看着他,熟悉的温暖又温柔。



21)


“请多关照。还有,生日快乐。



“我的恋人。”










评论 ( 26 )
热度 ( 4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