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上的是一位伊卡洛斯,他飞得离太阳太近了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演绎法则(二)

前文:1

啊,这种无脑瞎几把写的感觉真好(ntm

破镜重圆老梗,并没有写出什么新意



    “那我来讲一下接下来要拍的这段戏。”导演完全没有察觉到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有什么异样,语气轻快地讲着戏,“二宫先从这里骑车出去,等到cue点相叶从这里出发追上去。看清楚前面的机位……”


    导演讲的起劲,二宫和也却有点集中不了精神。相叶雅纪站在一起的感觉太过久违,隔了几寸的距离传来的热度波让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他回想着刚刚打招呼的时候相叶雅纪的反应,完全没有惊讶的感觉,多半是知道自己要来的。原本以为是故意隐瞒,回去一看职员表才发现原来相叶雅纪四个大字早就列在了男二号的位置。只不过自己从来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所以经纪人都不会拿给他看,又说谁都不知道他和相叶雅纪以前有过这么一段关系,也当然不会有人特意来和他讲。




    二宫和也之所以会接下这部剧本,原因其一是导演的知名度,二是这部电影从计划开始就是为了冲击国际奖项的,而三则是这部电影的题材确实像是冲着国际方向去的新颖题材。


    故事讲述了冈崎和池泽两个男孩从小一起长大,相知相识相恋的故事。纯看剧情来说虽然俗套,可是涉及了热门的题材,又是二宫和也演了这么多年戏没有接触过的类型,对于他来说当然是吸引力很大的。


    相叶雅纪的实力二宫和也是明白的,从他看过的剧本来说,冈崎直率开朗的性格也确实很适合相叶雅纪这个人来饰演——特别是知道是相叶雅纪要演之后,他愈发的感觉这个角色就是相叶雅纪本色出演了。从专业的角度来说,他相信相叶雅纪对于这个角色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对于和前任演爱情戏这种事情应该是不会感到介意的,但实际上,他现在确确实实地感到了无名的焦躁。


    他不留痕迹地往旁边瞥了一眼。相叶雅纪正专心地听着导演讲戏,高挺的轮廓背着光闪闪发亮。


    二宫和也转回了视线,不再试图解析自己复杂的思绪。



    穿上中学校服的二宫和也看起来丝毫没有违和感。从眼神到长相,再到整个人的周身都带着毋庸置疑的少年感。加上海风一吹,没有用发胶固定的头发被扬起来,空气中仿佛都充满了少年自带的明快气息。


    帮他整理着的化妆师一边补妆也一边不吝啬地赞赏:“不愧是二宫先生,真是扮什么像什么。”


    二宫和也低着头下意识地就开始从一旁一溜的影子里找身后某个熟悉的影子。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他回过了神,抱歉地朝化妆师笑着道谢。


    前面助理板子一打,二宫和也就蹬了出去。他用余光瞥着摄影机移动的位置,渐渐调整着自己的速度。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跳会越跳越快,二宫和也自己都说不清这种复杂的紧张从何而来。


    阳光的热度灼烧着海风空气中悬浮的潮湿水滴,席卷着扑在脸上。二宫和也眯起眼睛,在内心倒数。


    三,二,一。


    另一股风从身后以强倾略性地推开了潮湿的腥气,二宫和也不由得转头去看,就看见相叶雅纪半个身子立着破开了风向他飞速骑来。二宫和也按照剧本指示往旁边让了让,相叶雅纪渐渐从后方侵入他眼中那一片海景,一点点地,阴影替代落在他脸上的阳光。



    “嘿!”冈崎从后面赶了上来,用力地拍了一记池泽的肩膀,笑着说,“你今天出门怎么不等我了。”

    池泽被吓了一跳,几乎摔下车子去。好不容易慌慌张张地找回平衡才支支吾吾地说:“哦,我忘了。”


    冈崎虽然觉得奇怪,十几年一同出发的事情也不像是说忘就能忘的。然而他只当做池泽身体不舒服,并没有太在意:“那放学你可别忘了等我了,我会很难过的。”


    池泽用胳膊肘用力怼了冈崎一下,懒得开口反驳



    演的时候二宫和也脑子里飞速地闪过这一段在剧本上的边栏指示:池泽没有预料到冈崎的到来,被吓了好一跳。冈崎从后方遮挡住池泽脸上的阳光,却又像是变成了阳光本身,明媚又张扬。那一瞬间池泽明白,这不仅仅是他意识到喜欢上儿时伙伴的第一天,而会是之后漫长暗恋的一个开端。


    二宫和也的职业素养让他不自主地成为了池泽。他看着在身旁卖力蹬着单车的冈崎,看着那张描着金边的轮廓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脑子里嗡嗡嗡作响。




    “卡!”导演大喊。


    二宫和也被喊声吓了一跳才好容易回过神来,赶紧按下刹车,把自己的灵魂和肉体都拉了回来。


    一旁的相叶雅纪也被二宫和也这样一歪吓得赶紧伸手去扶,然而二宫和也在他手指碰到之前就成功地找回了自己的中心。二宫和也转过视线去,相叶雅纪有些尴尬地收回悬在半空中的手,挠了挠头:“抱歉,我还以为你要摔倒了。”


    ·“没事。”二宫和也轻描淡写地转回车头走回去,“是我走神了。”


    二宫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地不敢去看相叶雅纪的眼睛。或许是在内心深处的某个声音正在告诉他,如果再次直视进那双眼睛,他将会重蹈前辙地坠入那双深渊。


    一眼不能看到底的清澈比浑浊不堪更为万劫不复。他比谁都更明白。



    “你最近还好吗?”像是看不懂二宫和也明显的疏远和不愿意交谈一样,相叶雅纪一边拧着助理递过来的水瓶一边小跑着赶上来跟着二宫和也,“看起来像是挺好的。”


    “你自己都回答了还问我干什么。”二宫和也笑了笑,把单车伫在了一旁,自己伸了个懒腰猫着背走向休息室。


    相叶雅纪寸步不离地跟在他后面,二宫和也没有回头,可他清楚听见那人话里带笑:“没什么,就是想问问。”


    二宫和也站在休息室的门口停下了脚步。主演的休息室在临时搭建的棚屋走廊的尽头,此时安静得像是空气都在渐渐凝固。二宫和也叹了口气,慢慢地转过身,踮起脚贴近相叶雅纪的耳朵,手指尖若有若无地顺着相叶雅纪手臂内侧的血管滑下。


    “相叶雅纪,我诚心地希望你能够做一个优秀的前任。”二宫和也的声音轻得像是在叹气,然而语气强硬得像是要用气息将相叶雅纪就地扼死,“我的意思是,能离我多远离我多远,最好是像是从来不认识我也再也不会认识我那种。我不想惹麻烦,明白了吗?”


    相叶雅纪贴着二宫和也凑上来的耳畔笑了——威胁似乎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他像是安抚一只闹脾气的猫咪一般抚摸二宫和也的后颈,他没有能够用肢体触碰,而是以温热的气息代替,慢慢地低下头,让自己的鼻息一截一截脊椎地滑落进二宫和也的衣领。


    这是无声的挑衅,是战书性质的调情。


    

    相叶雅纪最终没有触碰二宫和也一分一毫,他垂下头,用同样的轻声在二宫和也的后颈领口带笑叹息。


    “二宫和也,你得弄清楚件事情。”


    “你就是那个麻烦。”



    


   


    

    


评论 ( 18 )
热度 ( 2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