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上的是一位伊卡洛斯,他飞得离太阳太近了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失爱症

*意识流瞎写写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死了。』



  <<<<<<<<<<《失爱症》>>>>>>>>>>>




一)


    相叶雅纪听完这话,笑着摇摇头,伸手捏了捏二宫和也一本正经的脸。


    『你需要喝点水吗?』


    他这样答非所问地说着陈述语气的问句,身体先回复一步地站了起来,朝着水杯走去。

 

    二宫和也就也没有回话,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那个人走向窗边的桌子,拿起水杯,转身打开病房的门。生锈的铁轨拽扯着滑轮生涩地吱呀吱呀地响,像是用一把钝极了的刀艰难地切割着肉块的声音,血肉横飞的笨拙。


    门被打开的时候二宫和也可以从缝隙中看见走廊上扶着点滴架缓慢走动的老人,捂着包裹得巨大又夸张的骨折的病人,护士推着车匆忙地从这里走去那里,铁盘里玻璃瓶和针管碰撞的声音清脆又危险。有光从那一端的窗户照进这狭隘的一隅,没有照亮什么,反倒是被白色的墙面反射得刺眼。


    二宫和也闭上眼睛,用力地揉了揉。


    他再次睁开眼时,有个小姑娘刚巧从对面的病房牵着女人的手走出来,用小小的身体所不能承受的音量哭泣得撕心裂肺。


    二宫和也静静地看着,手指轻轻地在床单上随着啼哭的频率敲着节奏。



    相叶雅纪是这个时候端着水杯进来的。他关上了门。二宫和也看不见了。


    『她为什么要哭?』二宫和也抬起头看着相叶雅纪问道。


    相叶雅纪把水杯放到了床头,思索了一下:『她看起来很难过,大概是家人生病了吧。』


    『她很难过?』二宫和也用平淡的疑问句重复相叶雅纪的话语。


    『她很难过。』相叶雅纪看着二宫和也的眼睛,口齿清晰地重复。


    二宫和也点点头,拿起床头的水杯抿了一口。




二)


    二宫和也在这个病房醒来之后,就时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


    简单来说,他梦见自己死去。


    他清晰地看见天空,他感受到自己仰面躺在灼热的泊油路上,阳光像锐利的刺直穿他薄弱的瞳孔。


    他感到疼,一次比一次地疼。最近的一次几乎是四肢百骸都在尖啸着撕扯的疼痛。可他出不了声,他甚至合不上被阳光刺得视线模糊的眼。


    然后他听见耳边滚动的心跳愈来愈慢,呼吸变得沉重,接着有什么东西从胸口一点点脱离出来,像是挣扎着要离开这具肉体。


    他依旧闭不上眼,可视线却越来越模糊。从边缘开始,黑色张牙舞爪地慢慢侵占他的视野。


    模糊之中他感到有人来了,可他已经太累了,太累去用力看清来的是谁。


    胸口的躁动终于得以挣脱,狂笑着突破累赘的肉体,向空中飞去,消散得无影无踪。


    二宫和也静静地看着它离开,静静数着自己最后一声心跳。




    砰。




三)


    这是二宫和也从病房醒来的第八天,这是他第八次在死去醒来。


    『相叶雅纪,我梦见我死了。』二宫和也睁开眼睛翻身看着旁边陪护床上正坐着看书的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已经对于每天这样的开场白感到习惯,于是他走下自己的床,把早就准备好的水杯递到了二宫和也的手上。


    相叶雅纪将二宫和也的身子扶起来,调整了病床的坡度,俯身轻吻他的额头。


    『你活着,二宫和也,你活着。』他的唇贴着二宫和也的额头,轻声说道。


    『可我觉得我死了,至少有一部分死了。』二宫和也看着近在咫尺的人说道。


    『可能吧。』相叶雅纪帮他顺了顺被睡乱的头发,『但是没关系,它会活过来的。』


    二宫和也摇摇头:『可是这样的感觉太奇怪了。我觉得我能看看见所有的东西,可我又看不见任何东西。你明白吗?』


    相叶雅纪动作顿了一下,没有接话。


    『就像,』二宫和也组织了一下语言,努力让自己接下来的话不那么伤人,『就像我能感觉到你对我很好,相叶雅纪,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我能看见所有的东西的发生,可我不明白它们为什么发生。』


      二宫和也越说越焦急,正又想开口,就被相叶雅纪一只手遮住了眼睛。


    『没事的,二宫和也,没有关系。』相叶雅纪隔着手背虔诚地亲吻二宫和也的眼睛,『不要去想了,不明白也没关系,你不用强迫自己。』

    

    二宫和也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每次和相叶雅纪在一起,他就会有一种没有由来的放松感,他甚至不知道这样的感觉从何而来。


   『对不起。』二宫和也斟酌半晌,酝酿出了他觉得最适合的语句。


    相叶雅纪笑了,捏了捏他的鼻尖:『你不需要和我道歉。』

    

    二宫和也努力地思考:『那……谢谢你?』


    『你也不需要和我道谢。』


    二宫和也皱起眉:『那我应该说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说,二宫和也。』相叶雅纪笑着叹气,『因为你是二宫和也,对于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二宫和也垂下眼睑,不再说话。




四)


    『二宫先生的情况有好转吗?』主任医生在转角拦住了正打算


    相叶雅纪摇摇头,但是又笑着说:『不过没有关系,我不着急。』


    『这确实是很奇怪。』主任医生紧锁着眉头抱起手,『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先例。常理来说经历事故之后失忆都算正常的,可是二宫先生的记忆方面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是的。』相叶雅纪点点头,『我这几天和他聊天,他对于以前的事情记得都很清楚。但他似乎只是没有办法把眼前看见的东西和某种特定的情感联系起来。』


    医生深深地叹了口气:『那这个就很不合常理了。他的大脑检查也没有发现问题,怎么就会感情认知出现问题呢?』


    看相叶雅纪没有接话,医生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前来说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多交流了,看看过段时间会不会有好转吧。』


    『好的。』相叶雅纪微笑着点点头,『谢谢医生了。』



五)


    『他们是恋人吗?』相叶雅纪推门回来时,二宫和也指着他背后问道。


    相叶雅纪转身,看见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男性正和一位女性在走廊那端接吻。


    『我想是的。』相叶雅纪转过身将门关了起来,把切好的苹果放到了二宫和也的床头。


    『那我们也是恋人吗?』二宫和也抬头看着相叶雅纪,『我记得我们做过同样的事情。』

  


     相叶雅纪看着二宫和也充满着纯粹求知欲的眼睛,一时语塞。


    『是。』相叶雅纪权衡了一会,决定说实话,『我们是恋人。』


    『抱歉。』二宫和也沉默半晌,叹了口气,『我真的没有办法感受到……』


    相叶雅纪开口打断了他:『我说过你不需要和我道歉。』


    『我这样让你难过了吗?』二宫和也盯着相叶雅纪的脸问道。


    相叶雅纪笑着摇头:『不,二宫和也,你永远不会让我感到难过。』


    


六)


    相叶雅纪有一件不知道的事情。


    二宫和也发现即使自己没有办法感受到自己的感情,但是似乎能够从某种特殊的渠道感受到相叶雅纪的感情。


    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件事情,是在他刚醒来时,相叶雅纪红着眼眶亲吻他的时候。


    他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无比之快,满脑子都是快要溢出来的欣喜和激动。他对于这无理由的波动感到困惑,于是他转头去看一旁的心率仪,平稳得不能更平稳了。


    于是他知道,这不是属于自己的心跳,这不是属于自己的感情。


    这是相叶雅纪在他醒来之后唯一一次亲吻他。因为自从知道他无法感受到感情之后,相叶雅纪就默认为他不能强迫二宫和也不抱有爱情还继续充当恋人的角色。


    这也是二宫和也自从醒来之后,唯一一次感受到感情的波动。



    然而这也只是一个猜想,缺乏实践的认证。


    二宫和也看着面前若无其事微笑着的相叶雅纪,皱起了眉头。



七)


    『你不要动。』二宫和也没头没尾地说道。


    相叶雅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见二宫和也的脸在自己的面前无限地放大。接连而来的唇上柔软的触感温暖又熟悉得过于不真实,相叶雅纪一下子不知所措,除了僵硬在原地之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做的。


    直到二宫和也的唇离开的时候,相叶雅纪依旧没能从一片空白之中抽出身来。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看见坐在自己面前的二宫和也眼睛睁得大大的,眼泪像是断了线一样的不住地往下掉。


    相叶雅纪一下子慌了神,也不知道突然之间二宫和也这是怎么了。他正手忙脚乱地想要去拿纸巾的时候,就被二宫和也伸手一把拽住在了原地。


     『你明明很难过,你明明就那么那么难过。』二宫和也对于自己满脸的泪水不管不顾,直直地抬头盯着相叶雅纪的眼睛。


    相叶雅纪明白了,他明白发生了什么。


    『抱歉。』他斟酌了一会语句,叹气道。


    二宫和也的声音因为不属于他自己的哭泣而带上沙哑,然而他的语气依旧平静。


    『相叶雅纪,你是个骗子。』


    相叶雅纪没有回话,俯身上前轻轻地吻去二宫和也脸上的泪水。




八)


    『对不起,』相叶雅纪用指腹抹去二宫和也脸上最后一滴眼泪,轻声说道,『二宫和也,我爱你。』


    说罢他俯身蜻蜓点水一般地贴了一下二宫和也的唇。


    『唯独这个,是我最有自信的实话。』


    

    






    


评论 ( 27 )
热度 ( 2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