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上的是一位伊卡洛斯,他飞得离太阳太近了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演绎法则(一)

碎片时间摸鱼式瞎写

不会长,大概



    二宫和也接这个剧本的时候,从来没有预料过会在这里见到相叶雅纪。


   “来来来二宫你认识一下,”导演热情洋溢地把晚进组了几天的二宫和也拉进了一旁的监听帐篷里,拍了拍正背对着他们看着屏幕确认刚才拍摄画面的人的背,“你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啊,你好。”被突然拍到的人急忙转过来伸出了手,“我是饰演冈崎的相叶雅纪,久仰大名。”


     二宫和也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笑脸愣了几秒钟,迟疑了好一会之后在一旁导演热切的目光中伸出了手:“二宫和也,请多关照。”


    相叶雅纪笑得更加灿烂了一些,用诚恳的力度握紧了二宫和也的手,摇了两下。


    二宫和也摆出一个礼貌的微笑,点了点头,迅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和导演打了个招呼后带着助理转头走向了化妆室。


    等到拐过拐角之后,二宫和也下意识地抬起刚刚和相叶雅纪握手的那只手,上面还残留着相叶雅纪手心细密地渗出的汗带来的潮湿与像是黏着着一般的温热。二宫和也说不上是个什么感觉,他用力在裤子上蹭了两下。大概是磨破了皮肤下的什么毛细血管,掌心晕起一片红。




    他第一次遇到相叶雅纪,是在演艺人的一个酒会上。


    那时他演了好几部上座率极高的电影,已经是比小有名气更甚的明星了。宴会上也有各种不同的导演编剧演员凑过来套近乎,几个小花旦几乎没能粘着他走。


    二宫和也灵活地在人群中周旋着,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八面玲珑,一边面面周到地对身边的每个人回话,一边巧妙地把自己拉离人群。


    他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然而他却比谁都明白该怎样对付这样的场合。


    好容易从人群之中挣脱出来,二宫和也松了口气,转头走向一旁场侧的柱子,准备给自己一个中场休息。正在他转身的同时,一个人从柱子后绕了出来,一个不注意撞到了二宫和也身上。二宫和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手上的半杯红酒尽数落在了对方的西装外套上。


   “啊抱歉!我有点走神了。”二宫和也抱歉地赶紧把酒杯放到一边,掏出手帕擦拭对方的外套。


   “没事,”被撞倒的人语气像是完全不在意,甚至还带着轻快的笑意,“没有洒到衬衣上,我的运气是很好了。”


    二宫和也抬起头,第一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人就是老天赏饭吃的类型。身材高挑又帅气,笑起来颇有感染力,声音还特殊地好听。


    “舞台剧演员?”虽然是个问句,可二宫和也说得笃定。


    那人一身红酒依然一脸的轻松愉快:“是的,我叫相叶雅纪。久仰二宫先生大名了。”


    二宫和也没有回话,笑着回望比自己高了半个多头的人的眼睛。那是一双只能用黑黝来形容的眼睛,二宫和也想不起自己还见过那个人有这样漆黑的眼仁,也不知道有谁能够将这样一双眼睛长得亮如白昼又暗如漆夜。


    两个人就这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边上沉默着微笑对视,像一场无声的博弈,一场寂静的战争,等待着谁期待中怎样的缴械投降。


    “介意一起去一趟洗手间吗?”二宫和也微笑着打破沉默,将手上白色的手帕轻巧地塞进相叶雅纪外套胸口的口袋里,“光用手帕擦不干净的,不然相叶先生回去之后这件衣服就得废了。”


    相叶雅纪从容地弯着嘴角:“当然不介意。”



    迈进洗手间的那一瞬间,相叶雅纪就立刻把门锁上,转身将二宫和也牢牢锁在墙角。他俯身贴近二宫和也的耳朵,手上把塞在胸口的手帕以极其缓慢又意味深长的形式抽了出来:“大名鼎鼎的二宫先生还玩这种小把戏啊。”


    二宫和也轻笑两声,他当然知道相叶雅纪指的小把戏是他把手帕塞进去时手指暗示性的挑逗。相叶雅纪近在咫尺的身体散发出浓烈的红酒气息,此时更像是某种荷尔蒙的气息,二宫和也感到亢奋又地头昏脑涨:“说道小把戏不是彼此彼此吗,走路不小心的相叶雅纪先生?”


    说罢二宫和也一把拉下相叶雅纪的领带,吻了上去。


    是酒精与烟草混杂的气息,是成年人爱情的味道。


    说白了,连什么小把戏都不是。所谓暧昧和你来我往,那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式。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进到人群之中,放眼望去一个眼神就知道谁会是那个对的人。他们的人生太过匆忙,没有再多的时间浪费在过家家上面。直奔主题就是最佳的客套与礼貌。




    没有告白,没有在肉体厮磨之外的情话,两个人在互相的默认间开始了交往。要说有什么见证,那最多也只能算上相叶雅纪家垃圾桶里多出来的一件西装外套与几只打了结的安全套。


    

    二宫和也那时虽然还没有现在这样有名,但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电影演员了,时不时就要出门几天几周地摄制。而相叶雅纪则更甚,作为当时已经是著名的舞台剧演员,相叶雅纪从来不缺邀约。舞台剧更要命的事情是要巡回演出,那就是要离开更长时间的意思了。


    所以在两年之中,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究竟有没有其中的十分之一都不好说。


   这样的相处二宫和也甚至说不上是所谓的恋爱或是爱情,更像是两个个体想要找到一点所谓的依靠,想要找到某个人来从他的眼睛的倒影之中确认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论所谓的相识的程度,他们可能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两年过去之后二宫和也甚至不知道相叶雅纪实家在什么地方这样最基础的问题——虽然他确实也从来没有试图去了解。


    偶尔少有的两个人都在家的时候,往往也是各做各的事。论两个人如果作为同居真正共同做了什么,那除了一同给对方对剧本,就只剩下做爱了。


    这样的关系,比起说是恋爱,同居这个词从单纯的字面意义上来说大概会更加适合。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分手的时候是没有前因后果的,一如他们相恋的过程。


    在二宫和也回想来看,这更像是一段自然演变无疾而终的感情。时间到了,两个人眼神一对就都明白要发生什么了。


    他也试图将这个结果归咎于个体差异。相叶雅纪是个舞台剧演员,舞台剧这个东西讲究的多半是真实的交流,真情流露的气场。业界一句有名的话来说,只要能有两个人,一个表演者与一个观赏者,这就是一个舞台。


    而对于二宫和也这样的荧幕演员来说,则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同样是演员,在外人看来或许没有什么差别,可实际上舞台剧演员善于交流开朗的人居多,而荧幕演员则大多独来独往,乐于与孤独为伴。


    毕竟电影电视这种东西,从来不需要什么真切的感情交流。就算是对手戏,也不需要真切到散发出氛围去影响谁。所有真情实感的流露,所有的打动人心的悲伤,所有言之凿凿的爱情,全都不过是四分之一英尺缆线传出去的一截信号罢了。行进的顺序也并不需要顺着时间线,板子一打,灯光一起,上一秒两个人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下一秒就兵刃相向你死我活。没有什么东西的起因和结果需要理由。


    他们习惯了不想与不问理由。这又成了另一个发生在与其不同世界的故事的前因后果。

    


    “我们分手吧。”二宫和也记得自己是在两个月的电影摄制后拖着行李箱回到同居地,相叶雅纪开门伸手将他揽进怀里的时候,他这样开口的。


    “好,你照顾好自己。”贴着他脖颈的相叶雅纪这样从善如流地回答。





    从相遇到分手,典型的成年快餐式爱情。


    不痛不痒,无色无味。








评论 ( 13 )
热度 ( 2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