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上的是一位伊卡洛斯,他飞得离太阳太近了

© 三更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酒后醉中

原本打算放进本子未公开的,想想还是不放了

顺便给自己打个广告,小料本绝赞通贩中:点这里




    门铃催命一样地响起的时候,相叶雅纪正刚结束他一天之中最重要使命一般的泡澡。


    门铃声响得急促又焦虑,一声的余音还没落就被另一声埋过去。相叶雅纪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样风格的门铃了——自从来到东京之后,不论是朋友还是快递员按门铃都是慢条斯理文质彬彬的,如同这个城市一般礼貌而疏远。


    “来啦来啦!”他一边不知道喊给谁听一边急匆匆地披上浴袍,这个时间来的怎么说也应该不会是女性,穿得随意一些大概也不太会有问题。他这样想着,一脚踹上放在浴室门口的拖鞋蹬蹬蹬地一路小跑到了玄关。


    门铃依旧不要命似的疯狂地响,吵的相叶雅纪脑子里都嗡嗡嗡的。“不要急嘛什么事情啊。”相叶雅纪一边嘟囔着一边拧门锁,一拧才想起来自己洗澡前用钥匙把门反锁了,于是又急匆匆折回房间去拿钥匙。


    然而在相叶雅纪好不容易从一堆脏衣服里面找到自己放钥匙那件衣服的口袋的时候,催命一样的门铃一瞬间戛然而止。相叶雅纪愣了一下,想着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又联想到最近新闻里播放的社区绑架案,突然慌张了起来,急匆匆一路连碰带撞地跑到玄关几乎是用捅的把门锁拧开了来。


    在他拉开门把,一句“请问你没事吧”的“请”字都还没说全,一个看起来就是靠在他家门上睡着了的人就顺着门打开的坡度一路咕噜咕噜地滚到了他的身上。


    相叶雅纪被吓了好一跳,然而低头看清半死不活地一身酒气趴在自己身上的人的时候,他一下子又放下心来。


    “誰~だ?”趴在身上的人嗤嗤地笑着伸手捂住了相叶雅纪的眼睛,嘟哝一般含糊不清地说。


    “小和……”相叶雅纪叹口气,把二宫和也虚掩在他眼睛上的手按下来,抬起他通红滚烫的脸摸了几下,“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你。”


    二宫和也明显已经是醉得很过分了,此时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神志不清的。他眯着眼睛蹭了蹭相叶雅纪放在他脸上的手,像是很满意那相对冰凉的温度一般。感受到相叶雅纪的不愉快,又撒娇一样地头一倒撞到相叶雅纪肩膀上,用手比划着呢哝:“一点点……就一点点哦……一点……”


    相叶雅纪被二宫和也滚烫的呼吸灼热着自己的脖颈,一下子感觉似乎刚才门铃残余在自己脑子里的嗡嗡声又回来了。


    “好啦好啦,知道你只喝了一点点了。”相叶雅纪无奈地拍了拍二宫和也不安分地蹭来蹭去的头,看他也完全没有自己能够站起来行走的可能,便尝试着一把把他抱了起来——出乎意料的轻,“你总不能一直躺在门口吧,我们先去洗个澡好不好?”


    “呜嗯……”二宫和也被抱起来之后反而变得无比安分,一动不动地待在相叶雅纪怀里,还时不时餍足地打两个哈欠嘟哝一些“喝不了了”“下次去大阪再喝”之类的梦话一般的话。



    相叶雅纪一边轻柔耐心地一句句应着二宫和也或许根本就是无意识的话,一边把他抱到了浴室,放在了浴缸旁边的椅子上,帮他脱下满是酒气和烟味的外套:“那小和可以自己洗吗?”


    二宫和也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眯着眼睛嘟囔了句什么,头一歪差点一头栽进旁边浴缸的水里头。


    相叶雅纪一下子被吓得不轻,赶紧把二宫和也捞回来放正,怎么说肯定也不敢把他一个人留在浴室里头了,说不定一会什么时候在浴缸里睡着溺水都不知道。


    “那,”相叶雅纪蹲下来拍了拍二宫和也因为醉酒红透了的脸,“那我帮小和脱衣服先?小和要听话不能乱动哦。”


    二宫和也对于别人帮忙脱衣服这件事倒是意识得很清楚,该伸胳膊伸胳膊该低头低头地。但是神志还是继续保持着半梦半醒的状态,眼睛半眯着,头随着低声的嘟囔还一点一点地。


    像是困极了的猫咪一样。相叶雅纪不禁想道。


    相叶雅纪一边帮二宫和也脱衣服一边想对于深秋的季节来说他是不是穿得太少了一点,一边想下次要好好监督他穿好衣服。正在相叶雅纪终于把他身上所有的布料全部扒拉下来的时候,半梦半醒的猫咪一头往前栽倒在了相叶雅纪身上。


    

     户内派的二宫和也皮肤像是半凝固的奶油,白皙又柔软甜美。因为酒精发热的体温加上浴室里氤氲的水气附着,像是整个人就要化掉一般。再加上意识不清醒的像是奶猫一样的从喉咙里发出的嘟哝声,使相叶雅纪觉得每一寸接触着的皮肤都是能将自己扼死的致命点。


    相叶雅纪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要疯掉了。从一开门二宫和也倒尽自己怀里的那一瞬间到现在,二宫和也的每一个动作都几乎是奔着要把他逼疯去的。




    相叶雅纪喜欢二宫和也,这是一个谁都不知道,也是谁也不能知道的秘密。


    相叶雅纪也打算这一辈子都不告诉任何人,包括二宫和也在内。毕竟喜欢上自己公司的同期生,又是同性同期生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是羞于启齿的。


    说白了相叶雅纪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二宫和也的。现在想想也许是在大学刚毕业来公司面试的时候二宫和也和他打招呼,他就已经不知不觉之间埋下了那颗罪恶的种子。


    二宫和也是他来到公司之后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关系最好的朋友。连同事和上司都会惊异于办公室内怎么会有关系好到这个地步的人,从吃饭到开会出席几乎都是同步出现形影不离。以至于到现在分派任务的时候,大家都会下意识的把二宫和相叶编到一组。


    然而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关系,让相叶雅纪渐渐感觉到自己的喜欢变得愈发危险。


    二宫和也确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会社职员,即使平时一副懒懒散散没有干劲的样子,一到需要他的时候就变得无比可靠。办事效率超高加上圆滑的处世之道,让二宫和也成为了公司内外闻名的名人,也有人因此戏称他为“世界的二宫君”。


    

    但是只有相叶雅纪自己明白,在每次听到有人这样开玩笑着叫二宫和也的时候,他温和的微笑下汹涌的嫉妒几乎要把自己给撕成两半。恶的那一半叫嚣着让他看看二宫和也那双柔软的手下方纤细的手腕,让他想象他多么轻松就能把它们捏在手里,让他想象它们被手镣铐起来的样子,让他想着如果二宫和也只能看着自己只能呼唤自己的名字,只成为“相叶雅纪的二宫君”该是多么美好,难道不是光是这样想象全身的细胞就会愉快地唱起赞歌吗;而每当这个时候善的那一半就会跳出来一巴掌扇醒他,让他看清楚现实,想想方才对于自己挚友的想法多么可鄙。于是他把所有这些那些的念头全部抹杀,继续摆上温和善良的笑容,正如他一贯做的那样。


    

     就是那个自己会在肆无忌惮的梦里妄想着被镣铐着哭泣呻吟自己的名字的对象,现在正像是一团融化的棉花糖一样倒在自己身上。


    然而醒着的相叶雅纪知道自己什么也不能做,他还不想失去二宫和也。


    于是相叶雅纪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把二宫和也从自己身上推开,柔声道:“好啦乖,我们稍微冲一下就睡觉好不好?不要在这里睡。”


    二宫和也像是完全睡着了一样靠在相叶雅纪身上,对于相叶雅纪的话没有半点反应。相叶雅纪深呼吸了一口气,正打算把二宫和也直接抱起来放到浴缸里的时候,二宫和也突然抬起了头,一脸迷迷糊糊地笑眯眯的样子。


    “相叶君。”二宫和也的毛茸茸的发丝在他的脖颈磨蹭,声音软绵绵的。


    相叶雅纪刚想开口回应,就被下一秒二宫和也的动作一下子石化着僵硬在了原地。



    “相叶君,”二宫和也呼呼地笑着凑近了相叶雅纪的脸,几乎一个呼吸就能吻上的距离。而他的手却停留在了相叶雅纪早已经支起来的帐篷上。




    “負~けだ。”






    相叶雅纪的心脏一下子几乎停跳,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变得冰凉无比。不可见人的秘密就以这样的方式暴露在本人面前,他甚至想不到任何说辞来替自己辩解。


    “那个……是……小和我……”相叶雅纪手足无措地结结巴巴试图说些什么,手都不敢触碰身上赤裸着贴着的二宫和也,只能滑稽地腾空着。


    他的脑子里在那一瞬间出现了无数种结局,然而最后留存并占据了他脑子里的那个最大可能的结局就是:二宫和也觉得他很恶心,他永远地失去二宫和也。


    这样的想法让他几乎窒息,他想要试图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来挽回这个愚蠢到头的秘密暴露方式,可是他发现自己已经无计可施了。


    于是他决定采取最笨的方式。



    相叶雅纪深吸一口气,做足了心理建设,轻轻地把手放到了二宫和也光滑的脊背上——奶油一样细腻温柔的手感,和他想象中如出一辙。相叶雅纪努力平稳自己的呼吸,柔声说:“小和……我和你坦白一件事情,你不要被我吓跑好不好。”


    声音与水雾一同在浴室里回荡,回声之间连同紧张都一起放大了百倍。


    相叶雅纪看二宫和也没有回应,就又深吸了一口水分过于充足的氧气,一字一顿地说:“我喜欢你,是那种,不仅仅是朋友的喜欢。”


    相叶雅纪说完就开始后悔于自己告白的老套与笨拙,更何况是这样不合时宜的时机。然而覆水难收,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二宫和也对于自己的宣判。


    

    然而直到相叶雅纪气都要憋不住了,也没能等到二宫和也的回答。他忍不住低头去看趴在自己身上的二宫和也——这个让他紧张了大半天夭了不知道多少年寿的罪魁祸首,这个时候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相叶雅纪有点哭笑不得,又遗憾于自己好不容易告白了却遇到这种事,但是又让他获得了好一些二宫和也大概醒来后就不会记得的侥幸。


    于是他快速地用花洒将二宫和也冲了一遍,换上自己找了半天衣柜才找到的小上几码的旧T恤帮二宫和也换上——即使是小了好几码,穿到二宫和也身上依旧显得宽大。他小心翼翼地将熟睡的暗恋对象抱到了自己的床上帮他仔细掖好被子,蹑手蹑脚走出房间又不放心地折回来把暖气调高了几度,最终才随便扯了一条毛毯,关上门跑到客厅沙发上睡着去了。



    

    一晚没怎么好好睡着的相叶雅纪第二天一大早地就起来了,想着昨晚二宫和也喝了那么多酒今天早上起来大概会很难受,便打算好好给他做顿早餐。


    二宫和也是大概在他开始煎鸡蛋卷的时候,一脸迷迷糊糊没睡着的样子揉着眼睛从灶台旁边冒出来:“好香啊……相叶氏我饿了……”


    “先去洗脸刷牙。”相叶雅纪接道,习惯性地伸手揉了揉二宫和也的头发才想起来昨晚的尴尬,于是有些僵硬地收回了手。


    “哦。”二宫和也却好像什么都没注意到一样,迷迷瞪瞪地拖着步子向卫生间走去了。


    

     相叶雅纪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二宫和也确实断片了,这对于他来说可是天大的好消息。但是想到以后还是要继续在暗恋里挣扎,他又不禁叹了口气。



     “啊对了。”二宫和也突然又折了回来,顺手接过相叶雅纪刚从锅里铲出来的鸡蛋卷放到桌上,抬头轻轻地吻了一下相叶雅纪的嘴角,“Morning kiss。”


    “……诶???”相叶雅纪一下子愣住了,锅铲都差点一个拿不稳砸到地上。他不敢置信地望着二宫和也依旧懒懒散散趿拉着步子的背影,一下子脑子里嗡嗡响,啥都说不出来。



    “顺便一提,”二宫和也在走廊转角消失前的最后一秒回头漫不经心地笑着说。





    “相叶君的告白,很差劲哦。”









评论 ( 47 )
热度 ( 641 )